042 炼金古籍 (1/3)

第二天,蕾娜塔起床,刷牙,吃早饭,一如既往。

但今天的她没有了前几日的神气,就像一只被玩坏了的布偶。

经过了海豹危机,孩子们倒是对她恭敬了许多,安东更是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的长腿和胸脯看。

“嘿,安东,收起你色迷迷的目光啦。看样子纸娃娃今天的心情很不好,小心她揍你一顿。”谢尔盖大大咧咧地说道。

安东脸红:“别乱说!蕾娜塔可是我们的大恩人,别再用纸娃娃的外号喊她!”

“哟,想不到你小子还是个骑士嘛。来来来,是骑士就跟我一起击剑!”旁边的雅科夫同样开着玩笑,掏出去年博士送的生日礼物,一把木剑,跟安东霍霍有声地比划起来。

蕾娜塔没有在意他们的打闹,敏感细腻如她,很轻松就猜出来了谢尔盖和雅科夫在帮安东打掩护,吸引自己的注意力。

但蕾娜塔在意的另有他人。

昨天夜幕降临的时候,她本来是想抱着布袋熊天台上坐会的,孤单寂寞的时候她总喜欢带着布袋熊“佐罗”去那里仰望夜空,却没想到看到了那样的一幕。

她没有打扰大哥哥和霍尔金娜的亲吻。男孩子都会喜欢霍尔金娜吧?有着迷人的身材和大长腿,黑天鹅港有不少男孩为了争夺谁是霍尔金娜的骑士暗中较着劲,谢尔盖和雅科夫就是其中之一。

只是,蕾娜塔的心里空荡荡的,就好像最心爱的玩具被人抢走了。

明明是你先说要和我做朋友的啊,为什么和别的女孩子那么亲昵?

对于从小就很孤僻的蕾娜塔来说,朋友是一个很珍贵的誓言,就好像神话里骑士对公主发誓,将要守护她的一生。

所以至今为止,蕾娜塔一直没有什么朋友,因为她对友谊这种东西实在是太在乎了。

“蕾娜塔,你昨天又尿床了?!”有护士恶狠狠地走过来,其他孩子们惊叫着逃开。

“尿床就要关禁闭!”几个护士冷冷地说道,抓住蕾娜塔纤细的小胳膊,给她穿上拘束衣向着地下禁闭室走去。

这一天对于蕾娜塔说绝对是生命中最黑暗的日子,因为所有的绝望都堆在一块了。

……

楚零藏在阴影中默默地看着,他没有阻止护士们的举动,因为他不能。

他本该穿着拘束衣待在零号禁闭室,要是被人发现他逃了出来,等待他的绝对是梆子声交织成的大重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