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邦达列夫 (1/3)

黑天鹅港已经迎来了深秋的尾声。

在遥远的大陆南方,深秋只是秋意寂寥的季节。但在这里,西伯利亚的极北之地,冰雪覆盖了冻土,浩瀚的冰海中巨大的冰山此起彼伏。阳光清冷而黯淡,这估计是今年的最后一缕阳光了,因为极夜就要降临。

邦达列夫光着膀子,在漫漫风雪中滑雪前行。他滑雪的姿势又潇洒又优雅,但浑身冒着的热气又透出一种粗犷的男人魅力。

他眯着眼睛,视线穿过弥漫的风雪,投射到不远处那个神秘的港口。

那是默默无名的黑天鹅港,邻近浩瀚的北冰洋,就连美丽国的间谍卫星都扫描不到它,它跟周围的永久冻土带一样是灰白色,热信号很微弱。

邦达列夫查阅隐秘卷宗时找到了这个神秘的港口。在苏联时代,有大臣采用各种名目四处搜刮钱财,每年耗费好几百亿的卢布,只为养活这个项目,令人不得不心生疑惑。

家族里的那些长老们同意了他的申请,愿意付出一些利益支持他的调查,于是邦达列夫来了,他的胸膛里炽热如火,带着对未知的向往,以及,对超凡力量的憧憬。

在看到卷宗的那一刻,他就大概猜出了这个港口埋藏着怎样的秘密。

“欢迎光临,长途奔涉的旅人。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出乎邦达列夫意料的是,当他临近港口,思索着该用怎样的手段潜入其中、并取得这个神秘港里的居民的信任时。

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视野死角。

邦达列夫吃了一惊,下意识双臂挡在身前,作出俄式拳击的预备动作,仿佛一头受惊的野熊。

他在防备的同时,打量那道身影,发现那是个黑发棕瞳的年轻男孩,年纪差不多在十七八岁左右,一副惫懒的神色,戴着嵌着五角星的熊皮帽,肩扛波波沙冲锋枪,别着一枚闪耀的中士领章。

这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哨兵,而且对方是亚裔人种……邦达列夫很快做出了判断。

对于对方的人种,邦达列夫倒是没有多少怀疑。他熟读历史,知道从沙皇伊凡雷帝年代开始,为打开西太平洋、入主东南亚、进入全球争霸,俄罗斯就实施了远东战略,采用武力逼迫和一系列不平等条约,逐步对当时的满清北境进行蚕食鲸吞,将方圆几百万平方公里的西伯利亚收入囊中。

被抢走的当然不仅仅只有土地,还有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口,比如信奉自己身体里流淌着巨龙之血的一部分华夏人。对于他们来说,自己是被巨龙遗弃的子民。

“距离这座港口最近的城市是维尔霍扬斯克,在320公里开外,凭借人力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做到在漫漫风雪中穿越这么远的距离。您是从哪来的?列宁号?”年轻哨兵瞟了眼这位在冰天雪地中只穿着军用短裤和无袖背心的滑雪客,却并没有被惊吓到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