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踏遍三江六岸 (1/3)

盗将行 雒城少年 1028万 2022-01-05

天才本站地址:(顶点中文),最快更新!无广告!

顺着长江支流进入江陵府(今湖北荆州),河流交错、湖泊密布,摇摇摆摆的如懒龙翻身,低山环绕,一改先前奔腾咆哮的气势,水流平缓。时值梅雨,骤雨初降,但见山洪恣肆,泥沙俱下,一条河又宽又急,浊浪滚滚,吼声隆隆。两岸草木叶绿,一派生机盎然。/p

距荆州城十余里地,有葫芦峪地势平缓,河面宽阔。浊浪至此,微微一歇,已可见有零星的渡船穿梭两岸。渡船上的水手脱衣解带,露出一身黝黑的肌肉,操动手中的木筏,舞的虎虎生风,便有若干水性了得的人纯心卖弄,在那长江浅滩上翻滚腾挪,进出水面之际还高声歌唱。两岸码头,有等着过河的轰然叫好。/p

六月的天气,上午的阳光正渐渐有了热度,可是给喧腾河水一吸,燥热中又沁着丝丝凉意。北码头旁的柳树下,人们一边张望,一边说些闲话。出门在外跑生意,哪能不和人打交道?可能别人的一句话也能让你发达了呢?/p

眼看水路渐通,忽然间从北边来了几个青衣后生,七手八脚的将十几棵垂柳全被挂上了喜绸。细枝柔缎,红绿辉映煞是好看。渡客们兀自新奇,已有河里的艄公唱问道:“今天是韩爷大喜之日吗?”/p

那青衣后生微微一笑,“是的嘞,韩爷叫你们也一起去凑热闹呢!”/p

瞬时,那河中的渡船一片欢呼,停下渡河的生意,朝着另一个码头划去。/p

有些还未下船的渡客急忙唤道,“你这是要去哪里!我们还赶着过河呢!”/p

那艄公回头一笑,“今天是韩爷的大喜之日,你们也跟着一起去凑凑热闹吧!”/p

“去个篮子,本大爷还有要事去办呢?什么韩爷,我又不认识他!”有性子急的渡客已经开始口不择言了。/p

听到此话,那艄公的脸色忽然严肃起来,“这江陵府中,韩爷掌管这几十个个码头。家大业大,黑白通吃,就是知州大人到此也得给他几分薄面,如果你想平安无事的待在此地,还是老老实实的闭嘴吧。”/p

一听到这话,那人顿时脸色一窘,将头转向一边不再开口。/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