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踏遍三江六岸 (2/3)

盗将行 雒城少年 1028万 2022-01-05

有些渡客见到场面不对,连忙打圆场道,“既然这韩爷大喜之日,我们当然要去讨杯喜酒来喝,沾点喜气。就是不知道这韩爷今天迎娶的是哪位千金大小姐呢?”/p

艄公自顾自的摇动木筏,若有所思的说道,“好像是本地大文儒黄家的大小姐,听说这姑娘仪态端庄,学富五车。”/p

听到这里,有些渡客心里已经开始嘀咕了,如此知书达理的一个姑娘岂会嫁给一个混迹黑道的人,怕是此中缘由不浅!但是表面却一副大赞男才女貌的言论。/p

且说这一行人随着那艄公往北走,一路上坡,行得三四里的样子,前边赫然一座大宅,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正是韩府到了。走进看时,但见门庭若市,人声鼎沸绿林豪客,官家代表络绎不绝的迎来送往,人人都是逢人拱手,遇友称兄,脸上喜笑颜开。/p

那艄公带着一群渡客在门口等着看迎亲,忽然一个白衣少年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叔,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啊?”/p

那艄公撇过头来一看,一位白衣少年正牵着一匹马看着自己。/p

此少年正是踏遍三江四岸的白夜童,原本在卧龙庄中还是一个知书达理的斯文人的模样,一出山庄,没几日就因为手头紧而又干上了盗贼的勾当,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p

艄公一看又是一个生脸模样,转过头来,“今天是韩爷迎娶黄家大小姐的日子。”/p

白夜童微微一笑,并不在乎艄公对他的态度,心里暗觉有趣,已经打定目标,今晚就来劫富济贫,当然,这个贫指的是他自己。/p

突然之间,门前的三十六挂长鞭同时炸响,震耳欲聋的鞭炮声、纷飞四溅的纸屑青烟、弥漫刺鼻的硝磺味道里,迎亲的队伍吹着唢呐轻飘飘的来了。/p

一位长相粗犷的大汉十字披红骑在白马上,押着喜轿在两旁如潮的祝词中翩然赶到,一群半大仆童将大把的彩纸儿撒向花轿和他,飘飘洒洒如落英缤纷。他双手抱拳,左右行礼眉梢上挂着喜纸,春风得意,气宇轩昂!/p

这时府门已近,吹鼓手们喊个号子,将攒足了的劲头,压箱底的功夫一起抖搂出来。那本已高亢的喜乐蓦地在不可再高,不可再快之处,又再高了、快了,轻快得如同新人紧张。/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