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偏偏孤倨引山洪 (1/3)

盗将行 雒城少年 1062万 2022-01-05

张秀才哪里见过这等情形,连退两步,险些跌落下河。两人抬头望着白夜童,将希望寄于他的身上了。

此时的白夜童也是心急如焚,方才他告诉韩金虎,让其明早准备十万两白银实则是缓兵之计,未曾想这韩金虎不爱美人爱面子,动了大怒,派人追杀。

这若是旱地倒也还有一战之力,奈何这蜿蜒的河道正是他们最好的战场。天时地利人和,韩金虎已经占满了。

此战,危矣!

一缕月光从云层的夹缝中流出,化作一滴光芒从闪亮的刀身上一提溜的滑动到刀尖,握了握手中的刀柄,韩金虎的船队慢慢整理队形,一字排开,大有拦河而断的威势。

就在一字锋芒毕露之时,白夜童挺身而出,站在船尾,面对众人,大喝一声,“谁敢上前!”,手中却邪一抖,那寒芒煽动,似要把那月光劈成两半!

这一声大喝用真力发出,加之地形缘故,回声不绝于耳,船队上的人只觉震耳欲聋,恍若千军万马在前!

此时他一人立足船尾,一剑横天,将一干人等挡在身前,月寒星稀,声势浩大,一人一剑而已。

白夜童深知此时畏惧逃跑便是死路一条,连忙使出卧龙教授他的诡兵之道,先声夺人,先压住对方气势再做打算。

船队中突然纷纷让开一个缺口,一威武汉子手持一把大刀,单人坐在一艘船上,跨阵而出,朗声说道,“白夜童是吧!马上把我夫人还回来,我可以给你个全尸!”

白夜童哼一声,“想要的话自己上来抢吧!”

“刚才你使诡计暗算于我,现在我跟你一对一!如果赢了,我就让你走!”韩金虎此时有意立威,一扫先前耻辱。

韩金虎驰骋这河域多年,手下若无几手绝活也不能在这江陵府称雄了。

“滴答。”

有人额头一凉,却是下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