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遇玉生变 (1/3)

盗将行 雒城少年 1024万 2022-01-05

郊野一处小院之中,一间漆黑的小屋之中,两人相对而坐,一人头戴一个斗笠,一层厚厚的纱布让人看不清他的脸,但是声音却有说不出的威严,“南宁王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大人,这我说不出来!”另一人缓缓抬起一杯酒,灯火一摇晃,照射在那人脸颊上,显得有些阴冷。

被称为大人的那位似乎有些惊讶,“你居然都说不出来?”

那人放下酒杯,仿佛有一块巨石抑郁心中,“虽然南宁王最近几年一直行事低调,一副与世无争已经风采不再的样子,但是目睹过那一战的人,无一不被其神威震慑,单一对战我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厉害,但是冲锋作战,无人出其右。”

斗笠中传来一声嗤笑,“哼,匹夫之勇。”

那人摇摇头,“若真是仅仅只有匹夫之勇,理宗可不会那么轻易的让他离开临安。”

嗙,酒杯被打翻在地,阴冷男子眉头一皱,望向那位大人。

只见那位大人重重的呼了一口气,“你话说的太多了,他以为他功高盖世可以无视一切,此间一役,要他有来无回。”

“永远不要轻易觉得能除掉他。”那人默默道。

一道寒冷的视线从斗笠中贯穿而出,男子知道那大人心中阴狠看着自己,拾起桌上那杯没喝的酒,“您当年也在场的。”

燕雀长鸣,横渡水潭而过,煽动湖水泛起波纹,一圈一圈的漫开而去……

(南宁王是我虚构的,历史上南宋应该没有这么一个人。)

我不能死!

我要活着回去!

她还等着我!

白夜童向前一冲,单腿横撩,正中一个侍卫的小腹,那人长声惨叫,倒飞出去,乒乒乓乓的撞倒了好几个外边的包围的人。可是白夜童的背上也在这一刹那挨了两剑。剑锋划破肌肤的时候,白夜童回过力来,向前一滚,背后** 辣的一疼,血已经浸湿了他的内衣。

“仓”一声金鸣,他已拔剑出鞘。剑光闪动,却邪剑芒如天河倒泄般的溅开。此时白夜童势如疯虎的拼命,登时将一干对手尽数逼开,可是他实在太累了,一路马不停蹄的跑到南宁王府,结果万万没想到却中了埋伏,从内堂一路杀到前堂,此时一身黑衣都掩盖不住那满身的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