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黄雀在后 (2/3)

盗将行 雒城少年 1569万 2022-01-05

羽莎一席话听得白夜童有些发蒙,只有无奈的一摊手,“彼此彼此吧。”

羽莎眼睛一转,“要不然你放我走吧。”

“用我去雒城听到的一句话来回答你,你恐怕是个瓜娃子,我怎么可能放你走。”白夜童两眼翻白,做出一副看待傻子的样子。

羽莎假装生气的将脸转向一边,心中千般滋味混做一团,按住胸口慌乱的想到,怎么回事,我为什么这么在意他,难不成喜欢上他了?不会不会的,羽莎啊羽莎,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

这一日空荡荡的疏勒河古河道上,暮色冥冥,却有一队人马在戈壁滩上疾驰。

从敦煌出发,过玉门关,河仓城后,砾漠苍茫,天地邃远,只有连绵不断的新月形沙丘和长长的沙垄,波浪一般向远方伸延而去,只偶尔露出一些黑色山峦的剪影。这些山峦仿佛漂浮在魔海上的角屿鸟岛,又好似惊涛骇浪中的鲸脊兽颚,鬼气森然,魔异万千。

唐腾飞,白夜童一行人逆行北上,经一日之后终于快到了宝藏埋藏的地点。参考前人留下的笔录之后,唐腾飞确认再

过不久就能到达了。

羽莎刚开始还神采奕奕,越往后走,脸色却变得愈加惨白。白夜童连忙搀扶着她,“你没事吧?”羽莎强打精神,摇摇头继续前进。

又向前走了三十余里,众人停下来休息,将行李围成一堆。不过谁也无心睡眠,好不容易捱到早晨,天边方有一线透亮,众人精神俱是一振。又复行上路,明亮的日光从身后漠海平平射出,从后向前在黛黑的大地上铺上了一层金毡,金毡去势如电,拉出一条宽广无极的弧线,就那么一晃眼的功夫,一座金色的沙上城堡自破碎的晨曦中跃然而出。城堡上的沙石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远远望去宛若金镶玉嵌,巍峨辉煌。

众人欢呼一声,继续向前飞驰,约莫一个时辰之后,已到沙城跟前。这座沙城全部是土黄色的沙石,峰峦林立,高有百丈沙城,不但有城墙,有外郭,甚至有还燧堡角楼,但奇石危岩,笔指剑立。似如此高峻雄壮的巨阙,只怕唯有鬼斧神工才得告竣。沿着沙城往东行,百丈处是一个巨大的缺口,如城门洞开。

来不及惊叹这鬼斧神工的建造,一行人就要驱身前往,忽然一只利箭携带风声而来,白夜童瞬间拔出却邪,划出一道白光,将利箭拍落。

众人惶恐的回转头去,不知道何时身后居然伫立了一队人马。一群人手持弓弩和弯刀,穿着一身如绒草一般枯黄的衣物。

唐腾飞眯了眯眼,神色复杂,“沙盗?”

一队人骑着骆驼飞奔而来,伫立在人群前面,剑拔弩张,稍有不合就是一场恶战。

欧欧欧~一阵尖叫声响起,众人不约而同望向天空,只见一只鹰隼飞掠而来,落在沙盗首领的肩膀。沙盗首领点点头,用生硬的汉语问道,“刚才斩落箭羽的那位先生请出来一下。”

羽莎有些惊慌的握紧白夜童的双臂,众人也将白夜童紧紧的护卫住。白夜童拍了拍羽莎的手背,示意让他过去,羽莎神色紧张的看着白夜童,白夜童微微一笑,“别怕,我没事。”

白夜童跨出人群,却邪剑插入黄沙之中,看着沙盗说道,“有什么事吗?”

那沙盗首领桀桀一笑,“你就是他们说的盗圣?”

白夜童冷冷一笑,“金国的沙盗也会知道我的名号?”

他桀然一笑,吹了声口哨,那平常的沙丘上忽然站立起一个人,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对着众人一笑,“白先生,我一直跟在唐门身后,那天你救下他们,听到他们说你是大宋最专业的盗宝人才,我用鹰隼传信给了我们首领,这才能在今天这里埋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