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葬佛之地 (2/3)

盗将行 雒城少年 1785万 2022-01-05

一阵尘烟落定之后,一条通道出现在众人眼前。胡迁看了看白夜童,等待他继续往前走。白夜童狠狠的甩了几下衣袖,咳嗽几声后,顶着灰尘走了进去。

白夜童点燃一个油灯,此时不知道洞里不知道有没有氧气。幸好洞里气流甚足,几百步后,仍是火光融融。这座山丘高不到十丈,看起来低矮,但进去之后,洞穴越走越低,越走越深,展示在众人面前的竟是一个惊人的地下涵洞,穴通孔交,斗折蛇回,固然难测其深远,更不知其疏密。

白夜童提起油灯朝着后面喊道:“这边来。”甬道霎时间轩敞起来,但低洼处一片尸骨横藉,悚目惊心。一群人由后赶至,一些唐门弟子差点没坐到地上,饶是胡迁杀人掠货多年也不禁掩住口鼻,此处空间有限,尸体均有一股难闻的臭味,“怎么这么多死人?”

白夜童皱了皱眉,“我也不知道。也可能是来寻宝的吧”。唐腾空似乎心有余悸的看着周围的尸体,咦道:“这又是什么鬼东西?”只见白骨下星芒闪烁,彩晕朦胧,他壮着胆子探手一摸,掌心里多了两颗硕大的宝石。

宝石在灯光映射下更显得璀璨夺目,光华四射。后边有人发出一阵惊呼,显得既是惊讶又是欢喜。

地上还散落了不少珠玉宝器,有几个沙盗顿时抢上前来,一件件拣起塞入包中。其中两个人拉扯着一个包裹就要动起手来,胡迁起身过去啪啪几声脆响,一人一记耳光打得翻到在地,怒喝道,“你们忘了我们来这里干什么了吗?!”两人一时被他打得面颊红肿,口角鲜血直流,即使如此,却依然不肯撒手。

此时白夜童伫立在一个空地前,往前扫视了一眼,然后目光径自向洞顶望去,原来那里有一块大石凸出,刚好还掩住一个洞口。后面的人随他目光追去,雀跃道,“这里!这里!”一个沙盗想要抢先进入,此时见到大量宝石,早就没了当初的不安惶恐,提着一杆弯刀跳了上去。白夜童冷声道,“此路通往死地。”

胡迁一听,顿时喝住那个沙盗,一顿之下,险些从洞口失足跌落。白夜童又继续说道:“你们以为刚才的宝石是拿来干什么的,全是买命财。”他的言语中有股说不出的力量,迫得众人静下来,人声骤消,洞中一片静寂。许多人心中惴惴,洞中并无任何异状,反倒是这股静默似大石头一般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胡迁沉默半晌,看了一眼白夜童,“哼,装神弄鬼!”

白夜童抱紧手臂,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慢慢走去,经过胡迁的时候,低声说了一句,“可别后悔。”唐腾飞忙不迭的搀扶着白夜童,白夜童轻轻摆手示意并无大碍。

就这样,两个人继续在前面开路,后面唐门弟子跟沙盗慢慢跟着。唐腾飞看沙盗距离远了点,低声问到,“这下面真的这么邪门?”

白夜童低沉一声,“我有种感觉,这次可能要死伤惨重,你早点做好心理准备。”听到这话,唐腾飞不禁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弟弟。

没走多久,只见甬道在不远处折了一个大弯,待转过去,眼前一亮,一片天光竟然自上穿过无穷峭壁透射下来。

天光下泻,照亮甬道尽头一大片空地,空地上几十个人如痴如狂,正怔怔看着眼前的奇景。

在这片十丈左右方圆的空地上,平石如砥,上面铺了厚厚一层金沙,迎面对着众人的是一座高有丈半的密宗佛像。玉脂金衣,头戴宝冠,身披璎珞,在莲台上端然而坐,宝相端庄,似乎正向诸人微笑。那七宝莲台上的每一层花瓣竟然都是纯金打造,珠玉勾勒。阳光下五色飞腾,七彩离合,直看得人神驰目眩。佛像周围还有数不清的法物供具,金银宝器,珠宝,琉璃,秘瓷琳琅满目。

唐腾飞目瞪口呆,拉了拉白夜童的衣袖,低声说道,“这里面怎么会有佛像?”

白夜童也似乎很是吃惊,环顾四周,“难道这里是葬佛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