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抢亲 (1/3)

盗将行 雒城少年 1267万 2022-01-05

“且慢!”白夜童伸手阻止加奴下令到,“他们纵然有错,但是罪不至死,况且那些部落的人是无辜的。”

加奴偏头瞥了白夜童一眼,“你连自己的命运都掌握不了,还妄图拯救他人性命?”

话锋饱含杀意,不怒自威。

云丹一拉白夜童衣袖,示意他不要多管闲事。

然而白夜童如同魔怔了一般,甩开云丹的手,大步来到加奴面前,丹凤一睁,双目煞而有神的盯着加奴,“我是掌握不了我的命运,我也不想当什么狗屁救世主,但是你这样大张旗鼓的去救人,反而容易让对方鱼死网破,到时候,齐玉也会受伤,甚至遇害。”

虽然知道白夜童只是找了一个借口,但是转念一想,他说的也挺有道理,“那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窃玉偷香。”

……

好不容易挨到三更时分,两个人影悄悄溜进了大营之中。大营之中,守卫不断交接,其中不乏一些好手,中间大营不但守卫极严,侍卫队长更是用刀好手,想悄无声息进入营帐之中,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白夜童与云丹躲在暗处,环顾四周,那大营旁边还有一处稍小的营帐,同样也是守卫严密,料来就是关押齐玉的地方了。

白夜童使了一个眼色,云丹轻轻点头,慢慢退了过去。点起一个火折,悄悄将粮草点燃,随后大声呼喊道,“失火了!快来救火!”

那守护队长怒骂一声,带了几个随从匆匆赶去,白夜童看准时机摸了过去,两三下便将守卫打翻在地。

这时已近冬季,营帐内升起篝火,只打着帘子,白夜童掀帘看进去,只见齐玉盘膝坐在榻上,身着晚装,头发就那么松松的披散着,显然是刚出浴不久,正在静坐。房里点了一根龙涎香,青烟袅袅,四下无声,安详,静谧,便如此刻齐玉脸上的神情。

以前白夜童看齐玉,多是欣赏之情,碍于身份地位并无多想,后来关系虽然拉近了,但是在南宁王府之时也没有细看,这会儿才第一次细细的看齐玉的眉眼,冷峻中是那般的宁静,没有半点浮燥的气息,便如山间的溪流,虽然经过了重重的阻隔,却仍然保持着清纯明净的本质。

“齐玉,我来救你了!”白夜童轻轻说道。

一听此话,齐玉心中颤抖,自己连日奔波,还被贼人擒住,此时听到他的声音,心中如何能不激动,慢慢睁开双眼,看到这个自己朝思夜想的人,心中委屈与激动之情混做一团,差点没失声痛哭起来。

还没等齐玉站起身子上去抱住白夜童,云丹掀开帘子,看了一眼白夜童,“好了没有,好了我们就快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