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风云际会 (1/3)

盗将行 雒城少年 1016万 2022-01-05

白雪皑皑,夜色沉沉,那星辰明月的夜空时不时被云层所遮掩,时隐时现的月色,在一片漆黑上却又照亮了大地的一片雪白,各自绣了一卷如画美卷。云丹与韩琳站在帐篷前,定定望着远处,身后站着众将士。

过了许久,雪地中出现了人影。云丹欣喜的叫唤了一声,而韩琳却是眉头紧锁。只见那人影渐渐清晰起来。

只见白夜童满身是血,双手横抱一个人,蹒跚走在前方,春恨生手持长剑,跟在他的身后,而夏无眠等人却牵着白马走在最后。

只见不尽长夜,寒气夹雪凛冽。韩琳抬眼,茫然瞧着众人,白夜童宛如行尸走肉,只顾着盲目的抱着那女子,一直向前走着。

众人都垂头丧气,那齐玉在看着纷飞的雪花,春恨生用手中的剑在地面上边走边划。

一时间,白夜童仿佛置身事外,除了怀里的这个人,一切都与自己没有干系。

云丹啜泣起来,但是竭力压抑,不敢大放悲声。

……

“他还在睡吗?”营帐外,韩琳轻声问道。

云丹刚从营帐中走出,手里端着食物,一脸无奈的回头看了看,“自从白大哥回来以后,就不吃不喝的躺在床上,叫他也不答应。”

“哎呀!这可如何是好啊?军不可一日无帅啊!”夏无眠来来回回的踱着步子。

春恨生摇摇头,“这次只能靠他自己走出来了。”

一处山丘上,齐玉静静地坐在一块磐石上,凝视着远方宋朝的方向。

她回想起幼时与妹妹和父亲一起玩闹的时候,也回想起自己因为偷练武功,被父亲责骂,后来父亲却主动教了自己。

她想着想着,泪却不自主的流了下来,当她那天看到白夜童那痛苦万分的表情,她似乎就像是看到了自己失去亲人时候的样子。

她在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做错了……

忽然一只小手搭上齐玉肩膀,吓了齐玉一跳,等她回过神来发现是怜镜的时候,连忙转过头去抹了抹眼泪。

怜镜蹲下身子坐下,细声道,“玉姐姐,你是在难过含嫣姐姐的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