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梦醒时分睁眼 (1/3)

盗将行 雒城少年 1165万 2022-01-05

白夜童与温含嫣刚刚踏上金雁桥,眼前忽然一暗,夕阳的最后一丝余晖终于消褪在河面上,一轮将满未满的明月倒映在河水中,漾着群雁扑腾,缓缓起伏。

唯听得倦鸟低鸣归巢、水泉潺潺作响,更有清芬的草气悠扬扑面。

他携着温含嫣的手漫步而行,河岸两边鲜花盛放,在月光的映衬下恍若结晶,滴滴露水宛如珍珠。

此情此景,白夜童感触良多,低声唱到,

“蜗角虚名,蝇头微利,算来著甚干忙。事皆前定,谁弱又谁强。

且趁闲身未老,尽放我、些子疏狂。百年里,浑教是醉,三万六千场。

思量。能几许,忧愁风雨,一半相妨,又何须,抵死说短论长。

幸对清风皓月,苔茵展、云幕高张。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

温含嫣莞尔一笑,“可是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白夜童抓紧温含嫣的手,注视着她的眼睛,“我虽不能给你日月星辰,但是我所有的光,都给你。”

温含嫣眼帘垂泪,挣脱白夜童的双手,“你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你的光应该照亮那些需要你光芒的人。”

含嫣说完,后退一步,身子陷入一片黑暗中,原本的春宵艳阳天忽然变作一团漆黑。

白夜童惶恐的伸手一抓,却扑了个空。

那无边无际的黑暗搅做一团,仿佛深不见底的泥沼将他吞没。

他在黑暗中奔跑着,忽然眼前一亮,他用手遮挡着那刺眼的光芒,那是月光倒映在雪地的寒光。

在雪地上,静静地躺着一个女子。

清莹的雪如柳絮飘飘,漫天飞舞,白夜童似乎想起了什么,战战兢兢的朝着那女子走去。

他一深一浅的踩出一个一个的脚印,等到他走到那跟前,他已经完全想起来了。

雪地之中,温含嫣静静地躺着,面若冰霜,就像是沉眠于寒冬的白莲花。

“啊!”白夜童仰天怒嚎,双拳紧握的跪倒在地……

他终于醒来了,坐起身子的一瞬间,因为几日无饮食,他只觉眼前一黑,险些晕倒过去。

没有谈花饮月赋闲的佳人,也没有春宵艳阳天的温暖,有的只是铁甲寒意凛冽,冰冷刺骨的雪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