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彻底了断 (1/3)

thufeb1115:16:19cst2016

岑天俊打开车窗,探头对后面跟着停下来的车主喊到:“江老板实在抱歉,我临时有事,不能奉陪了,麻烦你和罗老板也说一声。”

江老板应了一声关上车窗,带着后面一辆车往前去了。

他看着好像昏迷的唐允如眼神复杂难明。随后重新发动车子。这条路他来往工厂好几次很熟悉,前面十字路口处右转往下就有一家汽车旅馆。

停车,开房号,他把她抱进房间的时候,惹来几个服务人员的侧目,他没心情管别人。

开门,关门,上床,她身上的衣物不多,被扯坏的白色衬衫下文胸不知所踪,黑色女士西裤,深紫色** ,他将它们一一从她身上剥离,让她完完全全地暴露在眼前。

他起身站在床边除去自己的衣物,一件短袖商务休闲粉桔色衬衫,一条黑色修身西裤,还有黑色纯棉透气的平角** ,他把它往旁边的椅子上一并丢去,然后扑到她身上,开始缠绵。

她的身体在药物的控制下滚烫如火,体内极度空虚,四肢不断扭捏,迫切地想要得到慰藉,当他没入那一处温润柔软,她不禁发出动人心弦的吼叫。

快乐,没有人真正比喻得清楚,就算有再好词语也是得其形,而不得其味,想要真正了解它,只能亲身感受!

很久之前,第一次得到她的感觉有些淡忘了,后来她结了婚,对她的幻想都只能在梦里,梦就是梦,永远比不上现实来得痛快。

这次真的是一个天大的意外,美丽的意外!

从远往近说,其中只要差一步,自己就永远失去了这个机会。如果没有选择在今天来工厂视察。如果和两位工厂老板没有选择好时间去市区吃午饭。如果车子开到半路,自己没有出去小便,就不会遇见她。

那么她现在应该在刚才那个中年司机的车子上,那他又会怎样对待她?也像自己此刻这样吗?想想都觉得恶寒,惊险万分!

这样的机会难得,以后不可能再有,不趁机会多要一点,真是辜负了老天的安排,也不能满足自己的满腔深情。

唐允如只觉得置身在大风大浪里翻滚,微弱的意识里她记得她让人把钟健找来了,那现在在自己身上的是钟健吧,糊糊迷迷地也看不清楚,她就喊了一声:“钟健……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