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女人的痛 (1/3)

thufeb1115:18:26cst2016

我爱你,并不表示你就可以任意伤害我,羞辱我,践踏我,而要我默默忍受伤痛。

我疼你,并不表示受到你无情的伤害时,不还手,不反抗,而要我偷偷转身疗伤。

舍得那样对她,只是想让她感同身受,自己的心是怎样的痛。

他想了很多种办法,比如,把唐允如绑起来,不让她走出宾馆的房间让她饿肚子,拍一点照片给钟健发过去,让她家庭失和婚姻破灭,不过他都没实行,只是又强要了她一次。

岑天俊再次把唐允如压在身下,她极力反抗,力气抵不过就大吼大叫,他用嘴去堵,发现不方便,她嘴巴得了自由又叫上了,实在没有办法才把她绑了起来,就要用毛巾去堵她的嘴,结果她到乖了,答应乖乖让他做完!

唐允如在心里杀了岑天俊千百回,咒了千万遍,那些高难度动作,极尽羞辱的姿势,他换了又换,太难熬了,全身都是汗,况且又没吃饱体力又不支,真的很想回家去,好好吃上一顿热饭,再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好汉不吃眼前亏,大丈夫能屈才能伸,况且现在她已经不是大丈夫了:“岑天俊,我错了,你停下来吧,我受不了了……。”

岑天俊身为男人,体力自然要比唐允如好很多,虽然他肚子也饿了,但是把第二次做完不成问题,听到告饶,刚才被她伤的自尊得到了些许补偿,其实他也快要好了,想故意吓吓她,说道:“现在就不行了,我还没够呢,再坚持十几分钟。”

唐允如一听,就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倒了下去,闭上眼睛死死地抓着床单,好像很拼的样子。

岑天俊也不客气,快速用力深深进入,还以为她很能,结果还是毫不隐忍地大声的叫了出来。

行驶往市区中心的途中两人一路无言,他似乎在专心地开车,只是表情出卖了他,眉头蹙着,看得出心情不是很好。

她坐在后座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好像在睡觉,衣服还是原来的样子,外套反穿挡在胸前。

到了市区已是下午三四点。唐允如等在车里,岑天俊去商场给她买衣服换上,尺寸很合身,只是她不太喜欢,颜色款式按照他自己的喜好挑的,不是不好看是太好看,粉白色短袖过膝裙装,穿起来很是靓丽明艳。

两人吃饭的时候也是没什么话说,主要是唐允如不肯开口,在他以为她不会主动说话时,她问了一个他觉得很奇怪的问题:“你有什么仇人或者结怨的人没有?”

他好奇她怎会问这个问题,她把钟健夜半遇人偷袭的事简单地说了一下,然后挑了疑惑的地方说:“他们不明不白地指向是你指使的,我和钟健都不信,所以才多嘴问一下你。”

“你怎么肯定不是我指使他们的呢?我确实也很想揍他,特别想。”岑天俊说这话的语气特别冷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