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狙击 (1/3)

在酒德麻衣以十亿美元的天价拍到最后一件拍卖品不祥之石后,索比斯拍卖会就正式结束了。

索比斯拍卖场的总经理向酒德麻衣和金发女孩发出邀请,邀请两人再坐一会儿,不过酒德麻衣拿到东西之后头都没回便直接离开了,而那位有些神秘的金发女孩同样摇了摇头便离开了索比斯拍卖场。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拍卖师看着身边的总经理,眼中有些疑惑的问道:“经理,那两个女人的身份很高吗?”

听到拍卖师的话,经理有些没好气的说道:“一个是英国大家族的掌上明珠,另一个和日本大使馆有关系,后台都硬的可以,你说呢?”

“好吧,不过我总感觉那位没有拍到东西的女孩可能会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我们不用提醒一下他们吗?”拍卖师问道。

“都是老油条了,你可不要小看那两个人,虽然看起来都很年轻,但我从他们身上感觉到一股很危险的气息,特别是那个眯眯眼的男人,总感觉他睁眼的时候就是别人的死期,日本什么时候居然出现了这么危险的混血种,真是晦气。”总经理有些后怕的说道,闭着眼睛的夏南确实给了他很大压力。

“他们都在竞拍那块石头,总感觉那块石头应该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不过我在拍卖的时候只感觉那是一块路边可见的石头,”拍卖师有些回味般的用右手抵住下巴说道,似乎又想起什么接着说道:“对了,那块石头的卖家埃文迪希望我们能够保护他和他的家人,他说他愿意支付9亿美元的保护费。”

“嗯,这个埃文迪倒是挺聪明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虽然我们不会做杀人越货的事,但难免会有人做,让艾丽莎去把他的家人接到这里来吧,英国太远了,我们无法有效的保护他们。”总经理想了一会儿后说道。

……

在跟着酒德麻衣离开索比斯拍卖场之后,夏南就迅速西装裤袋中掏出一副炼金术特制的墨镜戴上,这种墨镜能够看清外面,外人却看不见墨镜下的眼睛。

戴上墨镜张开双眼之后夏南才终于感觉好了许多,之前在出来的时候一直跟在酒德麻衣身后,看不见路,又不好使用言灵-镰鼬,好几次都差点踩到酒德麻衣的鞋子。

“姐姐大人,该上车了。”

在其他混血种的注视之下,带着墨镜的夏南依旧如同一位久经训练的侍者一般为酒德麻衣拉开后车门,等待酒德麻衣坐好之后才打开前门,坐上驾驶位。

依旧是那辆红色的凯迪拉克dts,不过此时却没有人敢轻视他们了,能够在拍卖场随意的拿出十亿的人,家底估计不会低于百亿。

不过夏南和酒德麻衣倒是没有在意众人的目光,上车之后脚踩油门,一骑绝尘的离开了芝加哥市政歌剧院的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