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硬闯江府 (1/3)

onfeb2915:18:29cst2016

皇甫风轻松地追着枪手小方,就像猫在玩捉老鼠的游戏。而另外一个地方,却早就在上演着另一手猫捉老鼠的游戏――

晚上八点钟的时候,江城市中心区――蓬江区的市公安局里,游天明,这个恩城警察局的局长竟然坐在一张客座的沙发椅上,他对面是一个跟他一样国字方脸的壮年人,看样子四十多岁,只是脸面略显黄白,与他的黄黑不同;也穿着一身警察服,坐在游天明对面的沙发转椅上。他们两人之间还隔着一张办公桌,一张茶几,两三块边长为六十公分的正方形地板砖的距离。

“恩城的事情,你就不要再掺和了。”黄白脸的男人说,“好在小刀落网,江守仪的案子告破,我们身上的压力一下都解除了。而你还因为破案,又亲自抓获一个地下世界的高手而获得上调的机会。”黄白男人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一个二级警监啊,相当于部队里的上校,我奋斗这么多年才有这样的一个勋章啊!而你,现在马上就有了。你才四十五,还有上升空间。而我已经五十了,很快退下来了。上面还下了调任公函,你荣升为江城市公安局副局长了,而且是常务副局长,不出意外,你就是我的接班人了!”

游天明仍然是沉默不言。他心里应该在想事。他能拿自己的妻儿在皇甫风面前发誓,他就一定是个敢于负责任的警察。做警察的,尤其是刑事警察,生死常垂于一线,最让他担心与牵挂的应该就是自己的家人。所以,不是自己有拼死到底的责任心,绝不敢拿自己的妻儿说事情。

“欧阳海也跟着升了,恩城警察局副局长,副处级干部了,很年轻,很有前途,你也可以引以为傲了,毕竟是你一手提携上来的人材!”黄白男人仍然继续说,丝毫没有因为游天明的沉默而住嘴。

“那个什么皇甫风的,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如果江游鸣能就此为止,那就是他的幸运;如果江不肯罢休,恐怕我们也无法阻止。小人物的命运,往往是这样悲惨的!”黄白男人说完,最后一句似乎是有感而发。

“唉――!”游天明终于发出一声长叹,然后说:“局长,事情我都知晓了,我要回恩城了。”

黄白脸色的人居然是江城公安局的局长,难怪可以这样无视游天明。

“知晓?你知道江家背后的人物是谁吗?回去可以,不过,我可再次提醒你:江家的事情,你可千万不要插手!”

“我知道了,谢谢局长提醒!”游天明说着,站起身来,还想立个正,敬个标准的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