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兄弟 (1/3)

万象君王 猿呆马 1748万 2022-02-12

thuapr0910:30:47cst2015

迷迷糊糊的小泽,没有听到这句话。

在项轩的安抚下,他很快便睡眼朦胧,不一会儿便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将他轻轻地放在床上,望着他白皙的小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项轩的嘴边也勾起一抹弧度。

不过,当目光掠过项泽缠满绷带的身体时,他脸上的笑容如冰雪般迅速消融,取而代之的,是浓郁不化的煞气。

“呼――”

重重吐一口气,项轩把项泽额头的碎发理顺,然后替他掖好被子,旋即平静无澜的走出屋子。

房间外,项弘毅神态颇为焦虑,双手负于身后,在庭院中来回踱步。

看到项轩出现,他抢步上前,问:“泽儿怎么样了?”

“他刚哭了一会儿,现在睡着了。”项轩的语气平井无波,听不出喜怒。

“这样啊,也好……”

喃喃自语几句,项弘毅忽然转头,目光深深地看着项轩:“看你的样子,是决定去找董豹麻烦吧?”

在商场摸排滚打多年,项弘毅自然擅长察言观色,他一眼便看出,项轩平静表面下,究竟潜藏着多大的怒火。

项轩没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头微微低垂,沉吟不语。

过了片刻,他方抬头,开口反问:“二伯,关于这件事,我想知道家族的立场!”

“果然!”

二伯心里一声叹息,然后说::“家族的立场,就是决定息事宁人,不做深入追究。”

从利益上来看,这个决议并没什么过分的地方。

因为,虽然有董豹挑衅的因素在前,可主动提出挑战的,却是项泽本人。按照决斗的规矩,就算他重伤落败,也与人无尤。

所以,这件事项家并不占理。

而若是项家想追究,强行介入这场决斗的话,可能使两家的关系破裂,甚至引起两家全面战争。

闻言,项轩也没有露出太多意外的神色,朝项弘毅微微颔首,就转身大步离开。

家族的态度,在他预料范围之内。可这不意味着,项轩也会选择息事宁人,让这件事轻轻揭过。

大手一横,项弘毅就拦住了他,语气无奈:“轩儿,你最好不要冲动。不是二伯说丧气话,董豹已经进入二阶,以你现在的实力,是很难取胜的。”

“况且……我感觉这件事背后没那么简单,打伤泽儿,也许只是一个诱饵……”

闻言,项轩身躯微微一震,刚准备迈出的脚步,也顿了下来。

……

此时,日落城大道旁,一座富丽堂皇的酒楼中,董豹悠闲地坐在椅子上。

而他对面,端坐着一位年轻人,面容优雅,双手捧着一柄黑沉沉的短刀,正翻来覆去,仔细地检查着。

“二哥,这把破刀你已经看了一个时辰了,它有这么特别吗?”余光不屑地掠过短刀,董豹看着全神贯注的董狐,疑惑不解。

闻言,一直埋头研究的董狐,终于移开目光,转而投向一脸茫然的董豹,摇了摇头。然后把刀抛给他,以命令的口吻,道:“往里面注入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