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怎么就你一个人?(1) (1/3)

撂下电话,安贝琳继续做拉伸练习。

“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学炒股?叔叔说如果他没有下班就让陈伯来接。”

“周一、周五你放学早,等你回家后就换我,学到七点回来,咱俩再接着练舞。”

安贝琳觉得妹妹就是铁打的娘子,学知识从来都没有喘息的时候,真不知道她的脑子里怎么能有这么多空间,但这明明也是自己的脑子。

从海选时候开始,安贝伊就在琢磨编曲的事,只是当时时间仓促才选择了现成的伴奏。现在真正检验她天赋的时候到了,乐理的学习可不是死记硬背就能融会贯通的。

“我把曲子弹给你听,你同时放这两段视频看看动作能不能合得上。”安贝伊将曲谱放到电子琴架上,一段跌宕的旋律从她的指尖流出。

前调仿佛黄粱一梦,美好之事亦不过顷刻之间转眼成空,一声霹雳而至雷雨涛涛诉说无尽悲凉,人心悠荡浩浩汤汤;忽如一夜春风来,爱恨交错痴人说梦,彷徨、彳亍,街头巷尾,寻寻觅觅;蓦然回首,尾调细软绵长,像是在说着悄悄话,是思念的人啊,如梦如幻,如影随形

一曲终了,安贝琳脑海里过尽无数画面,谱曲之用心在琴键之间显露无疑,她已经没有资格给出任何意见。

毕竟安贝琳不具备专业的音乐创作素养,对作曲更是门外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