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生日礼物请藏好(1) (1/3)

下午茶过后,张温芮驾车带安贝琳回家,路上恰好可以温故而知新。

“问题都提得不错,回去之后可以记录一下今天的收获。”张温芮发动车子,和秋学姐挥手再见,关起窗从包里拿出一叠资料对安贝琳说:“上周我整理了一些有关股价影响因素的内容,正好部分是今天你问到的话题。”

安贝琳心想温芮阿姨还真能未卜先知,看着满满当当的十几页a4纸,还附上详细的案例分析,实在太宝贵了。

安贝琳翻看着:“温芮阿姨,你觉不觉得现在是股市投资的最好时机?”

“你是怎么判断的呢?”

“就像这份资料里写的一样,我分析过,现在许多股票的市值已经低于净资产相当于贱卖,而且股市整体的市盈率太低了,而我国的大量资金都集中在银行体系,就意味着国家马上会出台政策加以引导,再加上股改的推进,之前你说机构投资队伍正在回流股市,也就是说小散户可以借机赚上一笔……”

安贝琳一股脑地把妹妹昨日的分析说给温芮阿姨听。当讲到“新老划断”时,张温芮大为吃惊,忍不住用难以置信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还在滔滔不绝的小侄女。

这仿佛是在部门例会上讨论投资标的时才有的场景,现在这些词汇居然在一个六年级初中生的嘴里被讲得头头是道。更离谱的是,就连对资料里个股的目标价判断都与部门建模分析的相差无几,可见这背后下的工夫有多深。

“你说的没错,现在我们确实在二级市场不断加仓。”张温芮觉得没有必要再藏着掖着,懂不懂行一目了然,兴许有朝一日还需要向这小侄女讨教一二也说不定。

安贝琳发现温芮阿姨看自己的眼神变得有些许不同,在温柔中又多了几分认真,觉得时机成熟她说:“所以我有没有可能真刀真枪地试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