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初次见面你怕了吗(2) (1/3)

欧阳烈此时正在钱斯庭家中帮忙处理后事。

钱斯庭担心母亲两天没有合眼身体会吃不消,便劝她可以趁现在安心睡一觉。

“我现在哪里睡得着,一切发生都这么突然,儿子你告诉我,你爸爸到底是怎么走的!”徐奶奶情绪激动,满眼悲怆,得不到回应又喃喃自语:“他就和平常一样出去散个步,怎么就人没了。”

三天前,钱斯庭在单位突然接到了医院的电话,说钱先生在军总医院急救,需要家属立刻到场签字。

钱斯庭赶到医院时,见到了帮忙叫救护车的好心人,他们不知道老人是怎么倒在地上的,只是路过巷子时发现有动静,便立即拨打了120。

钱斯庭不知道在手术室门外站了多久,内心焦急万分,他盯着磨砂玻璃后的忙忙碌碌的人影,想着父亲一定一定能够化险为夷。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没有人从手术室里出来。钱斯庭知道,这样的等待不是什么好预兆,每一分钟都比上一分钟更加危险,但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不停地来回踱步。

“谁是钱杜康的家属?”

“我是。”

“患者目前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请家属做好心理准备……”

钱斯庭顿感天旋地转,简直难以置信!从不没听爸爸说过身体有哪里不好,怎么会?

他透过门缝可以隐约看到急救病床,自己的爸爸就躺在那里。“爸!”钱斯庭已经顾不得医生说了些什么,仿佛两耳失聪一般,他冲进手术室,双手紧握着父亲的右手。

手上还有余温。

难以言说的悲痛在钱斯庭的五脏六腑翻滚着,心跳加速血脉喷张,涨红的脖颈有数根青筋暴起,他的眼前已经无法看清父亲最后的样子。

有好心的护士递过来几张纸巾,尽力说着安慰的话,然后留下一点儿时间,让这对父子有个独处的空间。

钱杜康双眼紧闭,不管钱斯庭如何呼唤,都不再有任何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