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初次见面你怕了吗(3) (1/3)

张温芮送完哥嫂回家后才得知了这个噩耗,震惊到仿佛人生失去了三秒,她责备欧阳烈为何要瞒着她,以致于想见最后一面都为时已晚。

尽管徐奶奶不希望张温芮怀着孩子出席这种场合,但张温芮说什么都想送老人一程。仪式结束后,张温芮常伴在徐奶奶左右,寸步不离。

也多亏了张温芮的细致周到,徐奶奶多少还是吃了些东西,她不住地夸温芮是个孝顺孩子,当初给欧阳烈做媒果然没错。

有了张温芮的陪伴,钱斯庭也放心许多,安抚母亲睡下后,他和欧阳烈回到卧室密谈。

“我在我爸这个带锁的盒子里找到些东西,需要你看一看。”

欧阳烈迟疑地接过盒子,他清楚私人物品不该让外人瞧见,除非这里面的东西与他有关。

不会是什么机密文件吧。钱斯庭的父亲在新兵入伍两年后被调到情报部工作,按照规定退伍后不能向任何人透露他的任何从军经历。

里面是一张照片还有一个手写的日记本。

“你确定让我看?这个锁你是怎么打开的?”

钱斯庭说:“昨晚我尝试了各种密码的排列组合,家里每一个人的生日、纪念日都不对,最后我输入了父亲走的那一天,4月14日,就是0414,锁被打开了。”

“什么?你爸知道他会在哪天去世?”

钱斯庭也觉得难以置信,但经过他的推断,这种可能性太低了,盒子的密码是提前设置好的,而父亲不可能预知自己的寿命,所以这个日子一定有别的含义。

直到他看到了盒子里的东西。

“这不是……我侄女吗?”欧阳烈拿起盒子里的照片后更加不解,这是一张小学毕业照,而图中被圈出的女孩刚好是侄女安贝琳。

照片后面还有一行字:终于找到你了。

为什么钱叔要找小琳呢?尽管两家是世交,但怎么想都太诡异了。

欧阳烈转头看向钱斯庭,他需要兄弟给他一个解释。

钱斯庭把盒子里的日记放到欧阳烈的手上:“看看吧,看完你就知道了。”

时间回到2001年的4月14日,也就是五年前,钱杜康在日记的第一页写了这样一句话:新任务:寻人代号fs01。

之后是2002年:ta在本市。/性别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