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初次见面你怕了吗(4) (1/3)

安贝琳心里疑惑,是有什么天大的秘密不能当着她和爸爸面说呢?她看着车里的人影,初见钱叔叔的热情被浇灭了大半。

“爸爸,你说钱叔叔是个怎么样的人?”

“等会儿你自己感受不就好了。”安爸看出了女儿的失落,他觉得最好的方式是转移注意力:“怎么第一次见钱叔叔,就不敢了?害怕了?”

安贝琳白了一眼自己的爸爸,虽然她知道也许很快就会和这个钱叔叔见面,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但根本谈不上害怕好吗,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才不是!”

“但您说,如果没有没有去资源治疗这个伤口,那是怎么愈合的呢?”车里,钱斯庭和安爷爷继续讨论着。

……

很快,两人从车子上出来,只见安爸和安贝琳还在大榕树下等着。

钱斯庭暂时完成了一桩心事,整个人放松了不少,他这才想起见面那会儿没有和安贝琳打招呼,有些失礼,赶紧补上一句:“你好呀小琳,常听你叔叔提起你。”

“哦是吗,欧阳叔叔都是怎么说我的?”安贝琳最擅长即兴出题。

“哈哈哈哈哈,上次和我说你在学炒股?”

嘘!等一下!安贝琳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笑里藏刀的大叔能给自己挖这么大一坑!

她真想躲起来把钱叔叔好好教育一番,还没谱的事情怎么可以张口就来。欧阳叔叔也真是的,什么事情都往外说。

但事到如今也没办法隐瞒,反正在张温芮那里也是公开的事实,何不大方承认:“嗯!温芮阿姨教我有一段时间了。”

安爷爷一听喜笑颜开,孙女都会炒股了,可把老爷子骄傲坏了。

警报解除,这让安贝琳顿悟一个道理,有些时候秘密的一部分可以不是秘密。

安爸的表情倒是有些微妙,安贝琳稍有留心,分不清是喜是忧。

很快,钱斯庭与安爷爷寒暄了几句就告辞了,安爸还需要回家收拾行李便匆匆上了楼,留下安爷爷和安贝琳在小区的健身器材那里瞎转悠,爷孙俩难得有这样的相处时光。

“爷爷,刚刚钱叔叔找你说了些什么呀?”

“哦就是他爸爸去世前的一些事儿。”

“什么事儿呢?”

“比较奇怪的是他右边肋骨那里有一个刀伤,新伤口挺深的,近期才有,我觉得像是短刀匕首之类的伤痕。”

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