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惊魂30秒(2) (1/3)

(前两章已修改完毕,可重新阅读,本章仍在修改中)

今天,刘队刚调来,就下达了新的任务。

和欧阳烈有关的任务。

“听风者”是此次行动的代号,张温芮不能过问有关任何案件的细节,这是行动的特殊之处,每个科室都被割裂开来单独完成任务,只有最上级才能拿到完整资料。

自求多福吧,希望烈和斯庭别牵扯进什么事件才好,张温芮这样想着,而最让她担心的还是她的侄女,通常被列为目标人物的都没有什么好结果。

但她现在什么也不能做,一旦她提醒了他们,就是违规,后果自负。

现在没了钱队的庇护,刘队也不信她,他带了自己的亲信过来,往后草里的日子再犯不得一点错。

任务结束前,她离不了队,而她的任务是和欧阳烈结婚,换句话说,她接下来的一生都必须承钱杜康之遗志。

张温芮只能暗自祈祷,就目前的信息来看,监听烈和斯庭的手机似乎是为了排查某个对接人,且与贝琳也存在着某种关系,他们之间可能有一个或几个共同的秘密,危及国家安全,否则上级断然不会如此兴师动众。

可为何需要她参与这个任务?难道是因为欧阳烈妻子的身份?

钱队一走,上级就下令展开行动,这是不是说明,过去一年,所有包袱都由钱队顶着?

如果真是如此,张温芮心惊:那我不仅是不敬,更是不孝,他待我如亲人,我竟报之以刀剑。

张温芮坐在车内,内疚让她无法呼吸,她害死了一个慈悲的人,一个天大的好人。

她甚至不知道回家该如何面对自己的丈夫,滚烫的泪水顺着她的脸颊快速滑落。

但她突然意识到,现在还不能任凭情绪失控,她还在在国贸大厦的地下车库里,被熟人看到,不好。

手机突然跳出一条消息,她点开收件箱,短信来源听风者。

新任务,速回电。

此时的欧阳烈正在去钱斯庭家的路上,他很想知道康叔让安贝琳继承的遗产究竟是什么,好奇心驱使他一步一步进入包围圈。

“刘队,三人已汇合,请指示。”

“你的任务完成了,下班吧。”

水沐走出房间,一天一夜的监听行动终于结束了,他准备回家好好睡一觉,将记忆一键删除。

房内,刘成接到了草里的电话,他要她立刻出城配合侦查组执行一项抓捕行动,在必要时提供人员线索。

这是张温芮近期重点跟进的一桩重案要案,没想到抓捕行动就在今晚,但她不明白为什么需要一个孕妇亲自到场,所有的情况资料早就已经和各部门对接过了。

唯一的可能就是,她被支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