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惊魂30秒(5) (1/3)

这个汪叔叔是有阅读障碍,还是不太识字?怎么老是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关键还不做个解释?

安贝琳和钱斯庭面面相觑,两人暗自较劲到底谁先开口。

“额,汪叔叔,你可能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我是想问……额,比如你看,这句说对本人所知悉和管理的涉密信息有保密责任,那具体是哪些东西不能对外说?”

安贝琳眨巴着眼睛抬头转向身边的这个男人,看着他渐渐面露难色,身体微微前倾,下意识地舔了一下嘴唇。

男人没有直视安贝琳的眼睛,他思考片刻回答道:“对盒子本身及其内容需要你们严格保密,还有希望你们不要对外透露钱杜康同志的身份和死因,家属体恤金将会按时发放,请停止对这件事的私自调查,其他我暂时无可奉告。”

钱斯庭听后立刻把不满写在脸上:“你说你是国安同志,会给我们体恤金,那我爸算不算因公殉职?现在我爸走了,你连他曾经做过什么都要藏着掩着,不能让我们知道,这合理吗?”

“对于钱杜康同志的牺牲我们深表遗憾。”

不论钱斯庭再如何摆事实讲道理,男人的回答只有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