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章 前世因果 (1/3)

我的钻石人生 笑非 1354万 2021-12-18

还记得1997年春节在同学季民家举办的寒假聚会,那天下午我有点迟到,走进客厅的时候,我发现一群同学很热闹地围在一起,同学阿健正唾沫横飞地在一张纸上挥舞着圈圈,红宝石、翡翠……一大堆专业名词就这样第一次印入了我的脑海。阿健那时还是天津理工大学大三的学生,他刚刚加入了一家叫美善的直销公司,那种加入后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去哒哒哒发射的感觉,相信很多过来人都不会忘记。

美善的创立与美路其实是颇有些渊源的。当年的某马来西亚拿督拉了美路钻石徐卫国以及一票仙妮高阶自创了美善。美善号称小美路,自然是脱不了很多美路胎记的,不仅是产品,甚至包装都极为相似,1998年之前就连奖衔也与美路如出一辙。同样是极差制公司,不同的是,21之前美善是累积制,而美路是月归零。此外,美善的奖衔要求也很低,基本上美善的银章收入相当于美路的9,红宝石收入相当于美路的12,金钻相当于美路的行钻,仅此而已。由于美善是累积制,因此美善经销商的收入甚至比美路的还不稳定。当然,有了“飞机大炮”(即成功后可以买车、买房、买游艇、买飞机……),再加上完美的远景价值,这一切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同时,在市场策略上,美善走了一条与美路截然不同的道路。自1998年直传销“一刀切”以后,美善就抛弃了以往的经销商一夜间转入了地下,走上了一条农村包围城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道路。潜伏多年后的2004年,美善忽然一下在许多城市如雨后春笋般地冒了出来,真可谓“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啊!一位曾经的美路金章、后来的美善翡翠自豪地跟我吹嘘,2004年他们在全国有八百多户金钻石。要知道,2004年是美路最辉煌的岁月,那一年,美路在中国总计产生了九百多户钻石,税后营业额高达172亿人民币,而美善才区区十几亿,美善金钻的含金量自此可见一斑。

在云谲波诡的直销行业,“后来居上”的美善发生了许多波折,最惨痛的一次莫过于美善三驾马车之一的廖祖名突然出走并另创真美善。2007年,因“一篇文章引发的血案”而最终导致两家一脉相承的公司及所属经销商血拼不止,让美路和美善这对老冤家也不得不暂时退出硝烟弥漫的战场,这自是后话。

我是个性格内向、不善言辞的人,又没听到开头,所以阿健同学自然也就没有找我太多麻烦。不过自此以后,我终于知道了这世上还有传销这么个东西。不过在1998年4月21日前的中国,传销还不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那时的中国,连传销是啥都还没有明确定义,老百姓自然也就更不了解了。

大体上说,直销在中国有三个发展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1991年雅芳进入中国至1998年4月之前的群魔乱舞期。可以这样说,雅芳的进入带给了中国人一个全新的概念——原来东西还可以这样卖啊!那之后,各种规范、不规范的传销便如同阳光雨露般洒满了中华大地。这期间影响最大的当属传销摇摆机了。成本不过百元的摇摆机以五六千元的高价进行销售,并向会员许以高比例提成,一时间影响遍及全国。据当时的媒体报道,在事件发展的高峰期,仅广东淡水一地便聚集非法传销人员数十万,进而在长沙、海口更引发了严重的社会问题,成为全国闻名的新闻事件,并最终导致了1998年的“4·21直传销禁令”。

美路是1995年在中国正式营业的,不过那之前美路已经通过在香港办卡不断渗透内地的方式占有了市场先机。后来的立新世纪也想走这条路,结果与武汉新田一起被定为2004年中国十大传销案之一,彻底告别了中国市场和直销牌照。立新世纪忘了,那是2004年,早已经不是群魔乱舞的年代了。

第二个阶段当属1998年直销风暴后至2006年直销立法前这段时间。声誉一落千丈的美路公司以及其他几家转型企业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改名叫直销的。名字虽然改了,但老百姓还是固执地认为那不过是合法的传销,这为我们后来的3s工作(即推荐、销售、服务)平添了无尽的烦恼。不许转型的传销公司也跟着转了,不过这次是转入地下。但不管怎样,美路这艘大船还是徐徐起航了,市场又渐渐开始升温,终于在2004年达到了历史的巅峰,自那以后,每况愈下。而我,就“出生”在这个战乱纷繁的“动乱年代”。

第三个阶段就无须赘述了。2006年直销立法后,不少以前的“山大王”陆续被招了安,有事儿没事儿的都想分上一杯羹。目前,大多数美路团队中的所谓中流砥柱或尚处于“疯狗期”(即新人刚加入时通常的状态,情绪亢奋,一般见人就咬——指讲解美路事业——咬人就传染)的新美路都是这以后的事了。新美路和美路的老家伙们永远都是无法沟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