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烽火市场路 (1/1)

我的钻石人生 笑非 864万 2021-12-18

dd英凤是雅涵的第四条线,也是颜钻当年上翡翠时的三条翡翠腿(上翡翠横排需要三个dd部门)之一。英凤本是个远在河北涿州的女孩儿,因为姐姐(雅涵的一个深度五星顾客)一直在用产品,向往成功的她便一个人跑到天津来了解美路,她基本上就算是自投罗网的那种类型。

英凤比我晚加入美路几个月,早年的英凤很单纯,对雅涵几乎是言听计从、千依百顺。在我上过银章后,雅涵便让我配合她当年上翡翠,因为我是雅涵的第三条线,当时是雅涵的明珠腿。我没配合,当年就做了个金章了事。那时,我作为雅涵的地下男朋友已经半年多了,其实我哪里不想配合不想上dd啊,实在是囊中羞涩,而强攻硬上是不现实的,我委婉地拒绝了。我的理智使得雅涵不得不将注意力很快聚焦到英凤身上,英凤成了雅涵上翡翠锁定的第三条腿。而被锁定,就注定要付出代价!

涿州是三国中刘关张桃园三结义的地方,离天津开车单程三个半小时。自2002年9月雅涵买了辆二手雅阁之后,跑涿州就成了我每月必修的功课。那时我还没上银章,雅涵也还没拿到驾照,对京津地区复杂的道路雅涵更是一头雾水,作为她的左膀右臂和团队核心,这样的事情我自然是不能袖手旁观的。于是,司机、导游兼主讲嘉宾,一做就是三年多。

在后来英凤还“活”着的那几年,团队的主任们都或多或少地去过涿州站过台、助过威,少则一两次,多则五六次,而我则不下四十次。作为旁部门,这样“无私”的付出旁人自然是难以理解的,从情定雅涵的那天起,整个大团队的所有伙伴,我都是当自己部门一样用心呵护的。

去涿州的途中有太多太多的故事,我和雅涵最初定情就在那条路上,这是英凤以及团队中所有伙伴从来都不曾知道的故事。前些天英凤问我:“到底喜欢雅涵什么?”说实话,我已经选择性忘记了很多,毕竟这份感情坚守了五年,最后却让我伤痕累累一无所有,我实在不愿重提当年那段似曾美好的爱情。

去涿州没有高速,去的次数多了,路上发生的事自然也就多。我们通常是上午过去、下午沟通、晚上讲课、夜里跟进,等做完所有工作已是午夜一两点了,吃点宵夜就赶紧上路,第二天天津大团队还有很多事急等着处理呢。

记得一个雨夜,大雨滂沱,能见度不足五米,我们行驶在郊外一条不知名的小路上,没有路灯也少有车辆,这样的夜路雅涵是从来不敢走的。为了安全,我们小心翼翼地跟在一辆运猪的大车后面,时速20千米,只有看见前车的尾灯,我们才可以确定自己真的还行驶在路面上。这段三个多小时的路我们走了将近一夜,听了一夜天籁,也听了一夜猪叫。

还有一次,夜里三点,当我行驶在霸县城外一条没有路灯也没路标的新干道上时,突然感到眼前一片空白,我下意识地踩死了刹车。等我下得车来,冷汗流了一背。那是个t字路口,前面是一条深达四米的大沟,四个车轮当时已有一个悬空,刹车的痕迹在漆黑的路面上清晰地伸展出去足有九米多长,那是我十年驾龄中唯一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后来帮雅涵在北京开出第五条线张薇后,我们又开始了每月一次的北京之旅。初冬下雾的时节,在国道上用每小时10千米的速度一点点蹭到北京,也不知道经历过几多回!

还有雅涵的第一条线大颜经理、牛经理的大港市场,第二条线林超下面的江西、贵州市场,我自己延伸出来的上海、济南、广州、深圳、南昌市场,第四条线英凤延伸出来的唐山市场,第五条线张薇延伸出来的洛阳市场……七年间,我走遍了团队的每一个角落,雅涵去过的地方我去了,雅涵没去过的地方我也去了。在辅导外地市场的路上,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往事秘辛。

为了开拓市场,美路人是再多钱也舍得花的。只要你还想做大,那这样巨额的旅途开支就必将年复一年。所以,dd、明珠、翡翠们又怎么可能见到钱呢?除非你永远不要外地部门,永远不要做大!直至对方上到dd,你不去他也“死”不掉的时候,你就可以吊起来很高姿态地告诉他,这是他自己的生意了。直到外地的dd一遍遍打电话邀请你去,这时,你所有的开支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由dd从会议收费中报销了。

从2001年4月第一个外地部门在北京通州诞生,直至2007年12月我放弃钻石奖衔,七年间团队的覆盖面达到了12个省、20个县市,最远的部门甚至远及新疆库尔勒,他们中的很多人最后都没能“活”下来。这个团队,从雅涵在成都被陌生跟进签单时起,就是墙内开花墙外香的,这或许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