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八千里路云和月 (1/3)

我的钻石人生 笑非 1678万 2021-12-18

记不清开过多少会了,也记不清到底讲了多少课,七年美路,除了示范、opp、邀约、跟进、打货、送货,剩下的就几乎全都是关于开会的记忆。

我是个爱学习的人,还没做美路的时候就常常跑去听美路的课,一方面是给雅涵面子,一方面也想兼收各家之长,毕竟做旅游的人要成为杂家,什么都要懂上一点才好。有时候雅涵好久不给我电话,我还会主动问她有没有课,好安慰一下她那颗受伤的心灵。

刚入美路时,团队弱小,甚至没有能力自己开课,就跑到旁部门去蹭。记得加入美路的第二天,跑去旁部门潘主任在黑牛城道的家庭聚会,那天的主题是“如何从9上银章”。乖乖,那时我连货都还没打,幸亏没听死,那时我的生命力可真是够顽强。

在美路,你是什么奖衔就该听什么阶段的课,超越级别听更高阶的课,被“毒死”的几率是很大的。一方面是因为你在美路中经历尚浅很可能会消化不良,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你还没有更高阶的身份、心态与既得利益。

不管怎样,能有课听就是我那时最大的幸福,特别是在做美路的第一年,每天面对种种冷遇,一回到家里就开始盼望中心聚会(即每周两次的晚间例行培训)的日子。我几乎一直是超越阶段在学习,作为团队的拓荒牛,那是我们当时无法逃避的责任。

美路的第三个月,经过雅涵的不懈努力,上海的杨老师终于可以给我们一些票去参加她在上海的会议了。我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的杨老师(1998年前美路中国的传奇女性,璀璨国际第一户dd,美路华东区第一户钻石,2004年双钻)。那是一位很睿智的女性,充满了人性的洞察力,从中国到澳洲再回到中国打拼美路的人生也充满了传奇。从那之后一年,我们经常能够去上海聆听她的教诲,杨老师也曾是我美路路上一位很重要的人生导师。

那时流传最广的就是雅涵的求学经历,因为离杨老师太远(中间有1户明珠、2户翡翠),因为拿不到明珠奖金,所以我们做得再大跟杨老师的关系也是不大的。于是,在雅涵还是个3的时候,就可以变卖首饰一年去上海七次,这种极度渴望成功的精神最终感动了杨老师,当然,这种精神最后也导致了我们感情的失败。

从天津往返上海一次是辛苦的,因为没钱,就只能坐硬座、啃泡面,住酒店一般也是六个人一个标间。当然,酒店也没少找我们麻烦。会议期间几乎是很少睡觉的,会后还有会后会(即晚上培训结束后的跟进会),会后会结束后还有领导人单独沟通,回到酒店大家还要卧谈个把钟头,畅谈下人生理想什么的,不到凌晨三四点不可能罢休,而第二天还得早起继续开会。说真的,没点死都要成功的精神,一般人是根本熬不住的,美路人形象地把这种事叫熬鹰——熬得住的就是老鹰。呵呵,多么贴切啊!想成功?熬鹰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