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未遂的闪婚 (1/3)

我的钻石人生 笑非 2245万 2021-12-18

与雅涵的争吵日复一日,除了性格的冲突、不能曝光的痛苦,更夹杂了我对雅涵在领导艺术上深深的质疑。那时,我还远未想到系统操控、制度基因等更为深远的层面,只是对雅涵对待新老朋友的方式方法越来越难以认同。人,是有感情的动物,毕竟,目标不能决定一切!

o型血的雅涵除了大大咧咧、性格活泼以外,更占主导的还是她那说一不二的领袖形象。作为那年的新科翡翠,任何公开或私下的建议在她那个阶段都是难以接纳和容忍的。两年来团队攻城略地斩获颇多,而永远都是英明神武的,不是吗?相恋五年,也做了五年的诤友,我的嘴皮子都吵薄了几分。于是,冷战的时间越来越长,到了2004年初最严寒的那两个月,我们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了,哪怕因为工作。很多必要的配合,雅涵也开始通过林超向我转达了。

在美路特殊的封闭环境中,领导人是很容易栽倒在男女关系这个问题上的。除了诸多未婚女性的纷纷加盟,更重要的是,在甚嚣尘上的造神运动中,团队领导们的头上一个个都开始冒出小光圈儿了。

我那时公开的身份是即将跨越dd的金章,适龄未“婚”又“没有”女友,风华正茂、高瞻远瞩、高屋建瓴,这样的钻石王老五很容易成为团队某些特定人群心仪的对象。那时在团队,我已经有了“活的百科全书”的美誉,** 澎湃的opp,特别是排山倒海般的《远景价值》,激励着一批批新人甚至老人们前赴后继。有鉴于此,雅涵一直将我雪藏,从不对外团队推崇介绍,这也算是雅涵的一点小小的私心吧。

在我们这样一个平均年龄不过二十七八的年轻团队,作为团队中少数几个还没有女朋友的核心领导人,每个月都收获几捆“菠菜”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我就曾收到过深度伙伴织给我的围巾,一针一针织得好仔细。如果照我美路前那样乱来,起码每个月换一个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可我只能装聋作哑,很多时候至多付之一笑,佛曰:不可说,说出来吓死人!

英姿飒爽的顾馨那时是电视台的记者,李晓东的深度,后来贵州市场的中流砥柱——dd王强的前排兼好友。富二代出身的她,怀着对自由的向往加盟了团队。她那时还是个9,一个开着大别克送洗洁精的新人,在团队里还是相当招摇的。团队中追求她的人其实也不在少数,作为一个在台下被我万水千山走遍的自由理想所深深打动的白领小资,她也是那些“秋天的菠菜”之一。对此,我也是早有耳闻,但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做。我已是名草有主的人了,脚踏两只船早在美路前就已是前尘往事了。

那年2月14日的情人节是我精心设计的,买好了鲜花,就等着雅涵赴约,本希望通过这次约会结束长达两个月的冷战,结果又是闹得不欢而散,雅涵最后开着车扬长而去。一个人郁郁寡欢地回到中心,正赶上顾馨过来取货,看着我沮丧的样子,顾馨约我一起喝酒。那天晚上,在小白楼的左岸咖啡,我们喝掉了整整一瓶红酒。借着酒劲,顾馨向我表白了一直以来她对我的倾慕之情,而我也向她倾吐了一直以来与雅涵痛苦的点点滴滴——我这个人,是不能沾酒的!

那天晚上,我终于下定决心要结束与雅涵变态般的恋情了,握着顾馨的手,我答应了做她的男朋友。澄澄一潭水,寂寂道人心,归去兮……我们一直聊到深夜,顾馨喝得有点高,我不得不开车把她送回了家,我就这样住在了顾馨的家里。虽然是住在了一起,但其实什么也没有发生,顾馨倒是很想发生点什么,可我一直很努力地克制着、压抑着自己的欲望。在没有正式结束与雅涵的关系前,我不允许自己有任何违背良心或道德的出轨之举。可雅涵不这么理解,感情上的背叛远比肉体上的背叛来得更加不能让她宽恕。或许,男人和女人看待此类问题的角度永远都是难以统一的。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此言不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