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落魄街头的dd (1/3)

我的钻石人生 笑非 2865万 2021-12-18

顾馨的人脉很好,自从我们好上后她就很少再来中心,她已经决意要做未来皇冠大使背后的人了。她不断给我带来高素质的名单:同行的记者、广告公司的老总、以前的师哥师姐……每次沟通的时候她都会陪在我左右,然后不断地对我的沟通策略指手画脚,把我雷得是外焦里嫩。

莹莹是顾馨大学时代的好友,在上海电视台工作。趁着莹莹回津省亲的机会,顾馨把她约出来让我给劈了下。她的经济很宽裕,当场就拿了几千块产品走,并且决定要投入这个生意。为了让她下定决心19200元(12)起步,作为回报,我不得不承诺去上海帮她起步。

恰逢那时赵毅的大学同学任辉也快要出来了。任辉其实早在赵毅刚出来不久就被我劈过一次,他那时正好回廊坊的母校办事,途经天津去看赵毅,顺带就被我们给收拾了。不过任辉在广州,跟进起来甚为不便,所以每次去广州参加成功岭我们都会把他叫过来熏陶下。任辉是个中尉,因为在军校,所以闲得很,每次去广州都被我们叫过来开开眼,再顺带陪上手领导人吃吃饭,几次下来他也有些蠢蠢欲动了。

那时赵毅正面临严重的经济危机,因为在2003年8月时他自作主张冲银章,压了不少货,帮他缓解经济危机成了我那时的当务之急。赵毅和亚楠冲银章的时候我们恰逢在上海开大会,由于他们的心态一直不稳定,我和雅涵其实是不赞成他们就这么强攻硬上冲银章的,故而那个月也没给他们太多助力。结果在回程途中,产房传“喜讯”——接到电话说他们自己上了,我们一直忧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我们一直担心他们上了银章心态膨胀将来更不好收拾,所以在他们上完后也没怎么在团队特别推崇,为此事赵毅和亚楠一直对我耿耿于怀。赵毅和亚楠也是系统和大会的牺牲品!我们那时再说什么也没用了,他们一切都按系统和大会说的办!

任辉是这么多年来我个人部门中唯一一个起步就投资32万元(15)同时没怎么在他卡上打货的伙伴了,一方面是因为他不差钱,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帮赵毅解决实际问题。具体的做法是从赵毅的库存中调25万元的货(相当部分是自用、样品以及备货),从天津装箱随车托运带过去,任辉再从广州把钱打过来,余下的备货则在广州直接走任辉的卡,差的奖金一个月后再让赵毅给任辉汇过去。新人一般是万万不能这么做的,但任辉毕竟是赵毅的好友,这样操作产生的后遗症一般不会太大。可任辉对32万元起步还是有些犹豫不决,毕竟我们不在广州。为了让任辉安心起步,我不得不再次承诺到广州帮任辉运作一个阶段。

雅涵是坚决反对我去广州的,这样来回无论时间还是资金,成本都十分高昂,但为了帮赵毅解决实际问题,我必须兑现对新人的承诺。5月初,我带上3000元现金踏上了去往广州和上海的火车。3000元现金是我那时唯一能够挤出来的流动资金了,一个dd的收入就是这么一点点花在了美路开拓市场的漫漫征程之中。当拿到任辉汇过来的25万元现金时,亚楠喜眉笑眼地说了句:“任辉可真是个大好人呀!”可她哪里知道这背后我付出了多少心血!

到广州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领着任辉去车站的行李房提货。为了便于新人起步时能够感受到足够的温暖,我个人团队中的每一个伙伴起步时其前期工作我都会亲力亲为。在广州待了整整半个月,店铺打货、成功书店、开盖自用、产品示范、如何讲好opp、如何远景价值、如何邀约……我几乎是将整个btc单独对着任辉讲了一遍,并且留下了完整的笔记。因为任辉是一个人在广州孤军奋战,我又讲了大量的起步常识,这种填鸭式的强化培训把我彻底累坏了,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开始萌生了要写一本足够详细的《新人傻瓜起步手册》,这个愿望直到转年的10月才最终在江西完成。期间,我带着任辉和他老婆明霞去了广州许钻的中心,他们未来会挂在那里运作,也带他们去了茂名参加梁钻的成功岭。这次成功岭可砸了锅。梁钻是周先生的小部门,出身、背景以及奋斗的历程绝对艰辛,可他的部门里就没几个像样的高素质人才,这下可让任辉的老婆明霞起了疑心,原来美路都是这种人做的呀!从此,明霞对美路就不那么热心了。这种情况我后来遇到过很多回,真是让我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看来,带什么样的人听什么样的课见什么样的领导人,很多时候还是需要讲究一下的。

在广州期间,我一直住在任辉的家中,住宿费算是省下来好大一块,可半个月的消耗还是没能让我剩下多少钱,等我买下开往上海的车票时(为了不影响新人我只能买卧铺),兜里就只剩下六百来元了。那时顾馨跟莹莹说好的,在上海我也住她家,我盘算着这下回津的车票钱总算是有着落了。我那时已经联系了远在上海的杨老师,由她做莹莹的海外推荐人(即银章前的奖金归我,4领导奖金双方各一半,明珠奖金归她,翡翠奖金我拿,钻石奖金归她),这样我就不至于像在广州时那样辛苦地待那么长时间了。

任辉送我上了火车,带着对上海市场的无限期待,我奔向了那个东方冒险家的乐园,任辉就这样独自一人被扔在了广州。每周两晚从东圃往返越秀中心,单程就要一个半小时再转两趟车,下了课再会后会,回程连趟公车都没有。在广州这样的大城市,每会必到实在是个常人难以企及的奢望。在那样一个美路人遍地开花的美路发源地,任辉很快就孤独寂寞地“死”去了。

领导人再好,可远水也解不了近渴啊。要想在外地市场独立成功运作,没有超人一般铁的意志和火一样的** ,常人是难以做到的!要找就得找像雅涵或是我这样的人,可这样的人世界上并不多。这就是为什么外地领导人多半强悍,而本地部门大多懦弱的根本所在。大树底下不长草,物竞天择的丛林法则早就替我们作出了安排!除了帮新人起步,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反复强调“你是最棒的!”“你一定做得到!”“高峰见!”——总是要给新人一点鼓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