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同室操戈 (1/3)

我的钻石人生 笑非 3625万 2021-12-18

2004年4月,就在我和顾馨打得火热的时候,大港团队的新中心在油田光明大道隆重落成了,那时,大颜经理和牛经理还在为明珠奖衔全力打拼。他们的老中心与我们市内团队的世贸中心颇有些类似,一个大的会议室外加一间美容室,坐落在中心城区繁华地段的写字楼内,人气一直很旺。

你是什么样的人就能找到什么样的合作伙伴。由于大港团队位处一个五万人口的厂区,合作伙伴多是些平均年龄四十岁上下的家庭主妇,这和市内团队平均年龄二十七八岁的青春活力形成了鲜明对比。直至2003年10月北京十渡旅游研讨会,我的一堂“十倍速时代”把大港团队所有美路姐夫一把火全都给烧了出来,大港团队这才多了很多男士,再不复当年红色娘子军的美誉了。那应该是我美路生涯中最成功的一堂课了吧,与会的所有新人办卡率100。写字楼内的老中心不多久便不堪重负了,每次上课人们都不得不堆在走廊上旁听,于是这才有了2004年4月大港团队新中心的诞生。

大港新中心就建在原大港油田工商银行储蓄所的旧址上。那是一栋路边的两层小楼,宽敞得很,一楼有大堂、小会议室,二楼还辟出来了一间可以容纳两百人的会场,主任们的办公室就在会场对面的走廊两侧,由于空间够大,大港的主任们这下都有了自己的工作室。因为大港油田远离天津市区,所以如此敞亮的大中心租金并不算贵,一时羡煞我等。虽然房租较市内租金便宜,但由于空间够大,简单装修、买家具、装空调、添设备……最后的总开销仍然让大港的领导人们破费不少。2004财年,大港团队就是利用这个新中心拼到了钻石。

关于大中心和小中心到底哪个更好的探索,一直以来都是困惑美路领导人两难的选择。大中心有利于聚拢人气从而迅速产生规模效益,缺点是人际关系较为复杂,消极思想易于传播,同时也不利于新人能力的锻炼和复制;而不断以dd为单位复制小中心则与大中心的优劣截然相反。大港团队走了与市内团队完全不同的中心组建模式,这使得大港团队后来的波折要远比市内团队9引发的骚乱要严重得多。

2005年4月,大港新中心一年的租约即将到期,或是大颜经理和牛经理那时便已经感受到了什么,他们忽然就决定退掉大中心,改由dd们各自组建小中心走市内团队的模式了。山雨欲来风满楼,可那时我们远在63千米外的市区,而大港团队的运作一直又相对独立,对即将来临的一切我们完全没有预料。

在大团队中我是与各地主任们互动最为频繁的一个,因为四处讲课付出,因为理性公正热心,更因为我从不时时成功处处美路、满脑子系统思维,所以大家最喜欢与我聊天,也最喜欢向我倾诉。我利用了一切可能的机会去主任们家中走访,验看库存,沟通换货。这期间,一些dd们开始向我倾诉大中心分家时的种种怨言。细节记不大清了,而真相也永将被时间湮没,总的来说是大中心账目不清,大颜经理和牛经理涉嫌从不缴纳中心费用,以及大中心分家前的dd会议上,因诸如空调、投影仪、圆形会议桌等公共财产分配不均,牛经理对部分dd拍了桌子……出口伤人六月寒,诸般感受在我与赵毅、亚楠的矛盾中体会颇深,这也是赵毅最后对我如此决绝之所在。

部分dd对大颜经理和牛经理将公共财产大部据为己有是无法接受的,等我知道此事时诸般情绪在民间已酝酿颇久。利用换货的间隙,我走访了参与那次dd会议的大部分主任以及大颜经理和牛经理,正反两面听取了双方的意见,我开始感到问题之棘手远不像我当初想象的那么简单。

在大颜经理和牛经理上钻的过程中,团队主任们的付出是相当巨大的。dd孙姐在美路以前是职业司机,在2004年断货的危急中,她主要负责每日开车穿梭于大港中心和塘沽店铺之间,为了第一时间将抢到的产品尽快运回中心,她差一点就出车祸死在路上。在大中心分家后,她跟了自己的上手准翡翠若彤。在某次小中心开会前,仅仅因为搬椅子的小问题,孙姐与若彤的老公产生了争执,一个因为说话语气而引发的小问题持续发酵,并最终裂变为上下间形同陌路,直至最后分道扬镳,一个继续美路,一个含泪离开……

而一直渴望广州dd旅游的金章王桂芬,本是可以在那个财年上到dd的,只因最后一个月差了2000元净额。她和大颜经理、牛经理之间隔了一户12、一户dd,在2004年的打拼中,她是那组市场的中坚。照例,牛经理每月末都会计算业绩,然后提醒她还差多少净额,唯独最后一个月没有坚持。按照公司对dd腿的认证,整组业绩符合dd就算合格,故而最后一个月桂芬的银章达标与否于牛经理而言已无关大局。与dd擦肩而过痛苦难当的桂芬始终认为,这是牛经理对自己利用完毕后的漠不关心,种种隔膜早已无从调和。

桂芬的介绍人惠子是个双亲皆无、孤苦无依的女孩,美路前一直在舅舅的画廊里打小工,学历、阅历、收入都卑微得可怜。印象最深刻的便是每次会议后大家aa去吃饭,而她却一个人在旁边默默啃馒头的情形,自尊心极强的她是任由我们如何呼唤哪怕请客也不上桌的。在我眼里,她几乎是完全没有任何成功可能的。在大颜经理和牛经理美路早期18、12两个大组“死掉”几乎无人跟随的时候,只有惠子留在了他们身边,大颜经理和牛经理用他们的能力将惠子扶上了dd这个奖衔。这对曾被惠子称为再生父母的夫妻在后来团队人才辈出的时候再也无暇关注心理敏感的她了,惠子觉得自己遭到了抛弃。在大港团队全力上钻的时候,惠子正怀孕在家,穷得连买奶粉的钱都凑不齐,长期的营养不良终于招致全身浮肿,“晚景”凄凉……

还有羽琪,她是大颜经理曾经最为倚重的前排,也是领导人眼中曾经最听话的主任,在配合团队上钻的过程中,她打的彩妆自然也最多。为自救,她四处修眉,到处美容,只为多卖出一根眉笔,多配出一套彩妆。她那辆别克凯越借了十几万元的外债,资金压力之大可想而知。在2005年的大港油田,团队操控本地市场达到了90以上,可就在这样的市场上居然出现了低折。有主任爆料是羽琪在偷偷放货,不过羽琪矢口否认。这事儿一度闹得人心惶惶,而真相,早已湮灭在了荒草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