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情路艰辛 (1/1)

我的钻石人生 笑非 1158万 2021-12-18

在目标受挫、团队流失、骨干“死亡”的内忧外患之下,我和雅涵又能好到哪里去呢?我们的关系整日里都绷得紧紧的,一句话亦或是一个不经意的动作都能引发一场或大或小的战争。在换货特别是大港团队的危机初现后,我们每天都像是坐在随时可能喷发的火山口。最要命的是雅涵一直以来理所当然地将所有功劳都视为己有,而三年多来我为团队倾尽全力所付出的一切,在雅涵看来,不过是一个旁部门应有的付出,这让我的心理开始极度失衡。为了能得到雅涵的承认,我们又开始了或理性或感性的对话和争吵。我们离得太近了,工作在一起,生活在一起,出差还在一起,正所谓距离产生美,而我和雅涵之间早已亲密得严丝合缝儿了。

雅涵一如既往地把所有精力都倾注在了新人的名单上,按照系统的理念,这个生意是要永远关注底部的,老人并不需要太多照顾,他们只能被下面熊熊燃烧的大火烤干。而我则越来越困惑,“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在乎新人还是更在乎老人?这一直就是我和雅涵在团队建设方面一个巨大的分歧。虽然我们有共同的事业、共同的目标、共同的圈子、共同的话题,但我们对美路这个事业的经营理念却从来都没有一致过,这是我和雅涵一路走来矛盾聚焦的关键之一。

在能力上我们是互补的,工作上双剑合璧总是能相得益彰,但在性格上,我们却存在巨大的冲突。雅涵是活泼力量性,而我是完美力量型,我们两个人都太强了。虽然我总是时时处处让着她,但雅涵那完全不受控制的冲天怒火一旦倾泻下来,在态度和言辞间我是不可能不作任何反抗的。她太像个男人而我却太“像”个女人了,以至于小颜老师常常在家里揶揄我们一个不女不男,一个不男不女,天生的一对儿。

我谈到了结婚,那是最开始在一起时雅涵的承诺。上钻后,因为顾馨的阴影一度我也无意提及,因为一提到这个话题雅涵就顾左右而言他:担心林超一个人太孤单啦、团队尚未成型我以旁部门身份出面效果更佳啦、因为顾馨造成的伤害至今尚未痊愈啦、团队正处在风雨飘摇中啦……她总是有着无数的理由和借口。骨子里,雅涵有着极度的婚姻恐惧症,她的父母感情不合,二哥因为沉迷网游离婚,大姐也因为美路一度走到离婚的边缘,而她身边的朋友们似乎夫妻感情也多有不睦。在雅涵的字典里是绝没有“爱”这个字眼儿的,她从来都不相信爱情,当然,也不相信我爱她。她只是习惯了我对她的好,也习惯了我的存在,有我在一切都井然有序、有条不紊,她向来是很厌烦处理任何细节的,她只热衷于打拼目标,这么多年来,任何与目标无关的事她都是扔给我全权处理的。

雅涵开始向上手领导人和一些信任的旁部门钻石咨询感情的事,她会匿名讲述我们的故事,也会特别强调我们在性格上的冲突,无一例外地她都会得到否定的结论,一切都不断暗合着许久以来她对这段感情的悲观预计。上手双钻杨老师甚至建议,如果不想结婚可以一辈子同居下去,而支持我的领导人只有内蒙古的韩钻,她是旁部门钻石中唯一知道我和雅涵关系的一个,在几次合作中我给她留下的印象看来还是相当不错的。上手陈钻一直是全力支持我的,为了督促雅涵早日和我完婚,陈钻和他的夫人林钻利用成功岭的间隙将思想工作一直进行到凌晨五点,雅涵被他们熬得精疲力竭仍不松口。三年了,她仍然无法确定自己是不是爱我,也无法确定我就是她此生最佳的选择,她甚至不知道爱是什么。在感情的世界里,她实在是太消极了!

在2005年的大萧条中,整个北方市场一败涂地,唯有华南一隅稳中略升。广州,是称冠系统的大本营,对于一直以来都质疑团队运作思路和建设理念的我,是很渴望去南方取经走上一遭的。到了那年的7月,我自己的个人部门也已经从一年多前最辉煌时的五十多人锐减到了四五个人,低折遍地四处哀鸿遍野,推荐新人尤其困难,即便出了前排大多也挺不过三个月,天津市场已再无什么值得留恋的了,或许,是该放手的时候了,我开始觉得到华南“求学”的时机已经成熟。到华南运作市场是深思熟虑谋划良久的事,最初的动因是想去称冠主导的华南市场取取经,学习最正宗的美路;后来则是想离开雅涵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雅涵总说我是靠她才上钻石的,这一直让我愤愤不已;再后来又附加上了离开几年让雅涵品尝一下没有我的不便和痛苦,距离产生美;再有就是想给还“活着”的几个部门一个成长的空间,跟了我那么久,他们也该学着独立了,毕竟,大树底下是不长草的。

上手陈钻本是强烈建议我直接去广州的,而尚在江西的朱安生则极力劝我到宜春,在多次的电话沟通中,他给我上了几堂关于江西市场非常生动的“远景价值”。那时,江西尚无低折,市场也还空白,有朱安生的中心和团队作支撑,总比一个人在广州两眼一抹黑要好吧,思虑再三,我还是决定先去江西看看。我们在北方的几个市场已经损失惨重了,而雅涵也需要有个人去江西稳定一下团队,也就同意了。

2005年8月3日,退完房、卖完车、还清银行的贷款,再把低折中残存下来的一百多个顾客按区域分给几个部门后,我拿着仅有的1000元上路了。卖车前,我把车开到林超家楼下,他在车上坐了好久才肯下来,我们共用那辆车已经很久了,他也很有感情。可林超结婚买房借了20万元,做美路又欠下了两万多元,再让他拿两万元出来买车他决计是无法承受的。我们围着“宝马1号”拍了很多照片,才恋恋不舍地把车送去车贩子那儿过户了。

临走时我对雅涵说:“我就拿1000元,三年后做到翡翠再回来。三年内你可以随便交男朋友,如果你另有所爱那我决不纠缠从此消失;如果三年后你发现我是最好的选择,那我们就结婚。这三年,我洁身自好不沾女色,这是我单方面的承诺。”

半生之中,每当无法前进时我便会选择后退、以退为进,哪个伟人的一生不是一波三折、三起三落才最终成就霸业?我走了,离开了生活和奋斗12年的天津,踏上了另一条未知而艰险的旅程,而我的人生也将从此改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