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新长征路上的摇滚 (1/3)

我的钻石人生 笑非 9158万 2021-12-18

南行前,萍乡的雪萍给她远在广州的朋友打了电话,这样我到广州后起码先有个落脚之处,总还不至于到那儿两眼一抹黑。

2005年12月10日,出了广州站,跟雪萍在广州的朋友通了话。问清了地址,时间还早,就先把行李寄存在了广州站,然后按图索骥,步行去了附近的兰圃闲逛。虽然几近一贫如洗,但心情是轻松开心的,有了美路未来美好的承诺,剩下的就只是付出代价了。美路人就是如此易于满足,他们从来都是被梦想喂大的,而这样的梦想尚需要自己掏钱去成功岭上自给自足。

在兰圃耗掉了几乎一下午的时间,估摸着雪萍的朋友也该下班了,这才拎着行李兴冲冲地坐车往岗顶而去。因为参加成功岭和开拓市场的关系,这些年我也曾数次来过广州,只是每次都匆匆而过,而这次真的要在这个城市扎根了,看着或熟悉或陌生的街景,心情还是有些莫名。岗顶于我,不过是地图上又一个陌生的图标,及至真的走进天河区这座著名的城中村时,我还是被雷得外焦里嫩。狭窄到仅容一人穿行的胡同儿,如迷宫般纵横交错的小巷,即便是主干道也仅能容得下四五人并肩而行,纵是中国西部的破落县城也不过如此。昏黄的灯光下,街道两旁的破屋烂瓦亲密地在空中手挽着手,一大堆防盗窗、破空调交织之下,是熙熙攘攘的人流。在广州有很多这样的城中村:岗顶、上社、棠下、围村、宪村……它们就像一块块狗皮膏药,死死地黏在广州这件美其名曰“花城”的外衣之上。无数南来寻梦的人们拥挤在这巴掌大的地方,艰难而又卑微地喘息着。曾是天津旅游界最年轻部门经理的我,前些天还在台上掌声鲜花的我,甚至还是团队影子钻石的我,一下子就从天堂堕入了地狱,我成了岗顶三千“农民工”中的一员。

费死牛劲才在岗顶深处一条不知名的阴暗小巷中找到雪萍朋友的“家”,那是一栋农民公寓五楼的单间:一间小厨房,一个小厕所,外加一个八平方米的小房间,这样的“家”在广州的岗顶一个月要八百块,还不包水电费。跟雪萍的朋友聊起来,才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握手楼”。所谓“握手楼”,指的是两栋楼间距近乎为零的房子,这边这家在做饭突然发现没调料了,于是伸出手去敲敲另一栋楼同层人家的窗户,然后说:“哥们儿,借点儿盐……”城中村中这样的房子比比皆是,地价金贵,当地的村民建房子都见缝插针了。按天津租房的规矩,除底层外,楼层越低,房价就越贵,可在城中村却刚好恰恰相反——楼层越高,租金越贵。其实个中原因还是和“握手楼”有关:因为房子建得太密,所以五楼及五楼以下基本上是终年不见阳光的。是故,六楼以上的房子最为抢手,当然租金也就越高。真心地感谢美路啊,如果不是因为美路,我又哪有可能卖了自己的房子跑来广州长这许多见识!

稍稍安顿下来后,我就开始紧张地找房子了,功夫不负有心人,几天后,还终于让我找到一处自己可以承受的小房子:在另一条更加阴暗的小巷子里,一栋六层破楼的二楼,一个只有四平方米的单间,没有厨房,没有卫生间,更没有窗户的小黑屋,每个月250元,外加100元的押金。没有卫生间?不就顶多30天洗回澡嘛!没窗户没阳光?不是还有倍喜健嘛!房子是小了点也放不下床,没关系,买上一堆泡沫地板铺在地上就完全可以直接睡,哈,就当是榻榻米啦!还有什么能难倒天性乐观、前途光明的美路人?

买完最基本的生活用品,兜里就只剩下了150元,用这最后的150元我在广州坚持了半个月。早饭直接就省了,中饭一元钱三个馒头,晚饭改善下——一元钱两个肉包子,只喝自来水,实在坚持不住就来个六元钱的盒饭解解馋。找工作的上网费和交通费是省不下来的,单趟公交就要两元,地铁更贵,所以,只要公车在四站以内的地方我一般都是步行。从岗顶走到华景新城亦或是从岗顶走到林和西,单程没有40分钟是走不下来的,但往返就能省下四元,值得!在往后的五个月里,我就一直蛰伏在岗顶的这间蜗居里,寒冬腊月被蚊子咬的满身是包,心里还不断默念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雅涵是永远都无法体会我那时之艰难的,这种生活她只在电视里见识过。她的眼中永远只有远大的目标,以及她自己!

记得那时我曾在笔记本的扉页上写下了这样一段话自勉:未曾清贫难成人,不经磨难老天真;自古英雄出炼狱,破马长枪定乾坤。

找工作的事进展得还算顺利,全职美路四年多,我终于要开始找工作** 了。到广州后的第三天,我去广东南湖国旅求职,到那一看,原来招人的部门竟是企划部。轮到我进去的时候,主考官没好脸色地瞥了我一眼,他觉得我傲气,和其他求职的人就是那么不一样,但看完我的履历后,他竟对我非常热情起来。主考官是企划部的冯经理,攀谈之下才知道,原来他是皇冠大使风华姐深度的红宝石,而我的履历上很明白地写着:美路四年、奖衔dd。他希望我能够担任企划部的副经理,而企划部经理出身的我太清楚这个职位每天晚上要加班到几点,更何况这个职位还要长期待在粤西深山老林里蹲景点,而我找工作是为了更好地做美路,为工作而工作就失去了我找工作的初衷,我礼貌地拒绝了。

从企划部出来后,我径直去了导游部,我这个人找工作向来喜欢“霸王面”。导游部的经理不在,我就在导游部外面的走廊上细细地看公告墙上的导游点评和案例处罚,我看得很专心,全然没有注意到导游部经理岳生此时就在不远的地方一直观察着我。据他后来讲,墙上的那些东西从来就没人看过,而我是看得如此仔细的第一人。岳生是广东中旅出身,广东旅游界的资深人士,对同为中旅系统出身的我一见倾心,看履历对他而言几乎就是走个过场,我就这样进了导游部。他唯一不明白的就是,以我这样的资历为何非要坚持做导游?而只有做导游,我才有充足的时间去拓展市场,这是他永远都不会明白的。

岳生要求我给南湖国旅的导游来一堂导游技巧培训,他始终觉得我只做导游太可惜,总是不遗余力地想要把我的价值都给充分挖掘出来。南湖国旅的专职导游有一百多人,** 导游有五百多人,实在是缺乏必要的培训。公元前南湖国旅门市部的导游培训结束后,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姐na

cy找到了我。作为又一个我课后的粉丝,她希望我帮她走上职业导游的路,而在一大群小年轻中她显得是那么的鹤立鸡群。细聊之下才知道她是英国国籍,早年远嫁海外,老公大她30岁,是英国著名的科幻作家。老公去世后给她留下了大笔版税和房产,不甘寂寞的她回到家乡想重新开始新的人生,而旅游正是她的最爱。

na

cy就这样成了我到广州后第一个被我opp的对象,而此时距离我到广州还不过一个礼拜。听完如此激动人心的人生计划,na

cy也很想开始了,只可惜她是英国护照,而外籍人士是不可以在中国加入美路的。为了能在英国找到海外推荐人,我可没少给上手陈钻打电话,可最终还是无果而终。na

cy最后只得买了几百元钱产品了事。

此后的一段日子,我和na

cy就这样一直不紧不慢地交往着,对我传奇般的经历,na

cy一直都是将信将疑,为了求证,她甚至跑到我在岗顶的蜗居里去验看。对她后来越来越殷勤的约会,我的内心开始隐隐地不安,我最终还是抵制住了她的种种诱惑,那时,我仍然牢牢记着我对雅涵曾有的承诺。一年后,我快要离开广州的时候,na

cy也准备回英国了,一个丹麦的鬼佬频频向她求婚,而我坚定地打消了她去丹麦完婚的顾虑。她终于踏上了去往丹麦的班机,在阿姆斯特丹,她给我打来了幸福的电话。再后来,我的手机丢失了,频繁的漂泊中我永远失去了她在英国的电话。

南湖国旅的导游培训结束不久,岳生就打来电话通知我准备出个双飞团。可那时因为二代身份证换证以及驾照年检,我的身份证还远在天津拿不回来呢,怎么办?唯一的办法就是回趟天津,更重要的是快要过期的护照必须马上更新,否则后面再带团出国可就不好办了。接到电话的那个晚上,我的身上就只剩下两元钱了,我给雪萍的朋友打了电话,简要说明了情况并希望能借到350元回趟天津,他满口答应了。可等我再打电话就不通了,一遍遍地拨一遍遍地拒接,直到最后我不得不用公用电话打通了他的电话。电话那头传出了熟悉的声音,可我一开口那边就说:“对不起,你打错了!”不得已,我又拨通了上手陈钻的电话,可他身在湛江,我没有身份证也无法开户,他甚至无法汇钱给我。打完电话我的身上就只剩下了两毛钱,手机再次停了机。2005年12月25日的晚上,我的人生再一次陷入绝境。

万般无奈之下,转天我径直去了广州国龙旅游集团。国龙集团在天河华景新城对面的广运楼办公,从岗顶到广运楼,11路腿儿着去的,足足走了快五十分钟。这家公司在我刚到广州发出第一批简历后的第三天就给我打了电话,初次面试后略等了十几分钟,hr经理就直接把集团老总请了过来。出身企划、精通旅游、长于网站、略知拓展……我那时几乎就是老总一直在盼望着出现的那个人,他当场就决定要成立个集团企划部让我来领衔。可那时的我满脑子美路,企划部经理这种需要通宵熬夜、毫无个人空间的职位我是难以接受的。那时,南湖国旅导游部的工作也已经差不多定下来了,对我一心想当导游的想法,老总绝对是一头雾水无法理解的。

而此刻的情况却已是十万火急了,南湖国旅导游的职位是没有底薪的,出团又没有身份证,我不得不接受国龙企业集团那份一个月4000元的工作。和集团老总见面的时候我约法四章:1下班后的时间我可以自由支配,我自愿加班的除外;2业余时间我做美路,任何人不得干涉;3时间允许的情况下准许我带团;4预支我1500元工资。

之所以明确提出要** 美路实在是那时真没觉得做美路丢人,丑话说在前头,也可以避免日后横生不必要的枝节,做人做事还是光明磊落些好。老总一一答应了,从此,我开始了在这家公司为期八个月的打工生涯,这是我自加入美路后有史以来第一次开始** 上班。

刚开始上班的头四个月是异常紧张的,几乎没有时间去顾及美路。熟悉广州、熟悉公司、熟悉业务……最紧要的是要尽快策划出老总心目中一直梦寐以求的集团网站。集团网站立足旅游,宣扬文化,为了拿出满意的方案,我和我的四人项目组整整一个多月废寝忘食。我又进入了拼命三郎般的疯狗期,每天疯狂工作19个小时,干到凌晨五点就直接睡在了办公室的地毯上,上午十点起来抖擞精神继续战斗,周而复始。源源不断的奇思妙想喷涌而出,多年的文化沉淀和旅游心得几乎完全体现在了这个看似不大的页面上。这是我旅游从业生涯中的第二个网站,像自己的孩子般精心呵护着看着它一点点地长大,一个多月我就拿出了网站的主体结构和ps页面,当网络公司的人过来准备开始做后台程序的时候,看着网站的进度他们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在他们看来,这样一个中型网站即便十几个人也得忙上好几个月。只可惜三个月后我不得不仓促离职,网站最终还是没有全部完成,只留下一个整体框架给后来的继任者,而大堆的既定主题还没有对应的文章,这既是我企划生涯中最得意的作品,也是我企划生涯中最大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