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无可奈何花落去 (1/3)

我的钻石人生 笑非 3739万 2021-12-18

订婚后的那段日子里,我们有了一小段短暂的甜蜜,虽然日子依旧过得紧紧巴巴,但我们的心中始终孕育着希望。看着团队一点点在复苏,虽然很慢很慢,但也足以让我们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能够一起展望遥远的未来了。

相识十五年,相恋也快五年了,我从未料到自己也会走到今天。好几次,当我的人生和事业面临绝境的时候,雅涵都以为我会放弃美路,但我终于还是挺了过来。真正的美路人是有信念的,无论对事业,还是爱情。

曾经给雅涵写过三封情书,一封挂在宜春明月山山顶的松枝上,一封在西街“如果酒吧”留言册的扉页中,而第三封,则被我埋在蓟县盘山一户农家的老槐树下。雅涵曾追问过内容,我一脸幸福地笑着对雅涵说,等上了皇冠大使我们一起去把它挖出来吧,现在来看,已经永远没有这个必要了。

短暂的蜜月后我们又开始了争吵,为换货,也为所有的事。银行还贷的巨大压力和团队凄惨的无情现实在雅涵的心中有着无比的反差,压力太大的时候她喜欢找人发泄,歇斯底里地像条疯狗一样。诚如她所言,谁叫我是她最亲近的人呢?可最亲近的人难道就注定要被肆意伤害?她甚至在家里还要摆出一副领导人的姿态,我就差在家里叫她颜经理了。

我跟她提到了孩子,我喜欢小孩,当然更希望我们将来能有一颗爱的结晶,可雅涵不想生,她总是极力劝说我将来去领养一个,这成了我与雅涵继换货这个焦点后争吵的新主题。2007年上半年的那几个月,我们常为这个争得面红耳赤。直到最后我才明白,不是她不想生,实在是她太害怕离婚了,她不希望将来有这么个“拖油瓶”。从五年前我们在一起的那一刻,雅涵就幻想着我们将来总有一天会离婚,这个信念随着我们感情的炽热而日益强烈。或许是从小经历了太多家庭的悲剧,亦或是她身边有着太多不幸福的家庭,所以,雅涵在心底从来都是不相信爱情的。我用了很多年才终于证明了我对她的爱,可她更愿意相信这份爱是暂时的。她总说,我爱她是因为我现在还需要她,这伤透了我的心,本以为从广州回来她就不会再有这样的念头了,可信念这东西是经年融汇沉淀而成的,又岂会因为一份爱就轻易融化?五年了,有人曾说,经历五年的爱如果还不能开花,那结局就注定是分手。

在我远走的日子里,雅涵的内心太寂寞了。一个人去新加坡旅游的时候形单影只,看着别人一个个成双入对,她想起了我,那是她最渴望我的时刻。于是,在我终于拨通电话的那一刻,她便迫不及待地希望我回来。我回来了,可没多久一切又回到了老样子,分开想,见了面又吵,活脱脱一对前世的冤家,就像两只彼此靠近意图取暖的刺猬。面对她三天两头莫名其妙的暴怒,我回敬以冷漠。我们彼此都留下了很深的伤痕,难以弥合。

我们那时时常住在中心,等伙伴们全都离开后,我们就会从柜子里把褥子拿出来,在办公室里简单打个地铺。家离中心很远,住中心不仅可以节约时间、节省精力,还可以省下大把油费。我有时会在工作结束后玩上一小会儿游戏,对此雅涵一直耿耿于怀。她的哥哥因为沉迷网络游戏而玩物丧志,也因此离了婚,雅涵从此对游戏有了很深的芥蒂。至于单机版游戏和网络游戏的区别,完全不懂电脑的雅涵是不想去分辨的,反正发火又不需要理由,更何况是触碰了她心底的伤痕。那天晚上完全是一场战争,雅涵不仅怒冲云霄,也狠狠地用皮带抽打了我,多亏不是在家里的厨房,否则拿刀也不是没有可能。我的身上也因此留下了两处深深的血痕,至今一处永远都无法复原了。我曾在不久后来津的陈钻和林钻面前脱下上衣,面对刚刚结痂的伤口,他们也只能相对无言。

有段日子雅涵曾强烈地渴望我出去上班,她觉得两个人生活、工作都在一起,距离近得让人有些窒息了,同时,我上班也一定会有一笔不菲的工资,多少可以一解那时的燃眉之急。我坚定地拒绝了,因为美路也是我的事业,我为什么要离开?于是雅涵给我制定了严格的财务规定:除去养车、加油和宴请重要的新人,我每天的生活费不能超过20元,而这20元有时也要包含带给雅涵的盒饭。每逢月底,她都要例行查账,而我必须将全月所有个人开销登记列表,小到一包烟、一瓶水都不能遗漏,否则就一定会有些账目对应不上,这种琐事总是让我不胜其烦。雅涵常常会因为几十元对不上就大发雷霆,我相信,这种境遇没有哪个男人可以忍受,更何况是脑门儿上顶着小光圈儿的所谓钻石!

到了2007年5月的时候,团队所有过期的儿蛋、多宝和儿钙终于在我不懈的自用下被消耗一空,我陷入了没有营养品吃的尴尬境地。为了保持精力,雅涵仍在大把地吃营养品,而她母亲的营养品也必须持续供应。我换回来的新货总是不得不分给她一部分,以换得她对我换货的默许和所谓的支持。而我送给父亲几千元过期的营养品雅涵却会怒火中烧,在她看来,产品是不能随便送人的,哪怕是过期货,哪怕是我的父亲。过期了,即便是扔掉,她也从来不会去心疼一下。7月末,盛世天下健康生活馆的装修终于结束了,我大病一场高烧不退,痛苦中终于熬不住吃了两勺她的蛋,我那时已经好几个月没吃过任何营养品了。这事终于还是被晚上回家后的雅涵发现了,她对我怒吼道:“像你这样吃,我怎么供得起?”那天晚上我跑到网吧熬了一个通宵,极度痛苦中我想到了分手。

雅涵总说我的冷漠就像一把刀,可她的怒火又何尝不是?我们彼此的伤害都很深,深可见骨。她不愿意分手,她总希望我们可以这样不婚不嫁永远下去,她问我,做一辈子情人难道不好吗?谈到爱,她会例证五年中曾给我买过的三件衬衣和两条领带,她总觉得给我买东西就是在表达对我的爱,可我宁可一无所有,只要她对我的关心。可惜,我们对爱的理解从来都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虽然女人来自金星而男人来自火星,可这种分歧早已跨出了银河系。

那次激烈的冲突以后,我们冷战了好些日子,对我想分手的想法,雅涵着实有些慌,她还从未想过没有我的世界会是怎样。她提议去北戴河好好放松一下,忘记所有的不愉快,一切重新开始。带上我们的狗狗neo,我们愉快地上路了。在海边宿营、陪我回曾经的母校、站在联峰山顶纵览海天一色、看着她一盘一盘把面前的海鲜狼吞虎咽地全部吃掉是很幸福的,只可惜这种幸福总是转瞬即逝。回程已是三天后的中午,独自开车上路总是容易犯困的,一路上上眼皮搭下眼皮直开得我迷迷糊糊,可雅涵仍不愿意替我,她睡得正鼾。虽然早知道她晚上约了公司的高级营运主任碰面吃饭,可我仍然不得不拐进服务区耽误了十几分钟,我太需要冲个冷水脸好好清醒一下了。后面的路确实越来越清醒,因为雅涵开始不断地抱怨我在服务区耽误了太长时间可能会影响到她傍晚的宴请,这种抱怨因我的沉默而不断地升级,直至我再也忍受不了一脚刹车把车停在了路上。雅涵摔了手机,我摔了车门,那时,但凡我身上有个两三百元我都会毫不犹豫地冲进路边的庄稼地再也不回来。因为吵架,我们耽误了更多时间,晚上的宴请真的不得不取消了。类似的冲突后来越来越多,有一次她又在我开车的时候发狂,我打开窗户直接就把她的手机给扔了出去……

每当有美路人在我面前对雅涵大唱赞歌的时候,我总会说,人是有很多面的,而你说的那一面确也真实。没有人了解全部的雅涵,除了日益痛苦挣扎的我。我一直认为雅涵的人格是分裂的,工作上她是力量型,生活中她是活泼型,感情上她是完美型,而对婚姻,她却是和平型。四种人格集于一身,一生之中,她还是我仅见的类型。慷慨豪情是她,自私自利也是她,宛如春风是她,状如烈火还是她……她的每一面都是那么的真实,真实到毫无间隙也绝不矛盾,转换间如行云流水,她的内心是没有任何痛苦的。我常常感叹,了解一个人是何等的艰难,老友十年、相恋五年,才开始真正地了解一个人,又更何况那些一场opp就将自己的一生交给领导人的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