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要做美路先做人! (1/3)

我的钻石人生 笑非 3658万 2021-12-18

有人说,没有系统就没有直销,甚至很多人对系统奉若神灵;有人说,系统就是一所没有围墙的大学,读满三年最起码也混个年薪十万元;还有人说系统就像一条流水线,这头进去的是只猪,那头出来的就是火腿肠,或者说都成功了。这些说法很是形象,只恐怕从流水线那头出来的不一定都是人才吧,更何况成功?如果真有那个本事,那我想全世界所有的学校都会不复存在了吧。说白了,系统充其量不过就是一个教育体系而已,借助于一些工具(书籍、磁带、课程等)带来人在某些方面的提升,并通过合作完成个人难以做到的事情。这跟企业、团体的运作颇有些异曲同工之妙,有相同之处,也有自己鲜明的特点,但肯定不像很多所谓的成功人士向新人们吹嘘的那么神奇。

讲到复制,特别是人才的复制,不仅仅是直销要做的,其实每个行业都需要有人才的传递方能生存发展,而无论如何复制,都离不开强有力的领导者。系统领导者同系统的有效性一样都是非常重要的因素,有时甚至是更加重要。任何学派、企业、团体的发展史都证明了制度化、系统化非常重要,但卓越的领导者同样是不可或缺的。

当今世界的一个很大问题不是信息的缺乏而是信息的过剩,即信息的有效选择和甄别。作为普通人,有人告诉你他们的培训资料如何如何全,就如同告诉你他有个藏书千万的图书馆一样,有多大用处?不在于有多少,而在于能看懂多少、会用多少。赵丞相曾有“半部论语治天下”一说,而现在很流行的成功学、管理学、营销学大有遍地开花之势,可成功的难题却依然没有解决,为何?书不在多,在用!

每个人的学习能力都是不一样的,学习能力又受什么影响呢?遗传基因、教育背景、生活经历、个性因素等,这些都是不可替代的。所以说,伟大的人物,不论是政治家、企业家还是学术家都具有不可替代性。简单地说,同样的书,他看的效率可能是普通人的十倍甚至百倍,这不是个人崇拜,而是很容易理解的道理。一个人的学习能力取决于他的基础,过去知识越丰富的人学习能力也就越强,因为人的认知能力、分析能力都是依靠原有的知识基础。而在当今这个知识爆炸的年代,大部分人的脑子不够用了,每天新增的各种文献我们可能终其一生也无法看完。所以,与其自己天天看书,为什么不直接跟着“大师”学习呢?所有系统都号称自己如何厉害、历史如何悠久、系统如何完备、人才如何辈出、稳健如何绝伦,却都在其重要领导人出走后一蹶不振,这足以说明领导人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由此可见,卓越的领导人和系统一样都是很重要的。卓越的领导人可以开创系统,而系统的生存、完善和发展却都离不开领导人。

美路中有一句很经典的话叫做“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名师指路……”,也就是说,一个人只学理论不行,还要实践才可以。学完理论又实践了,还是不够的,因为每个人的领悟能力不同。人都是有自我意识的,我们很难发现并改正自己的盲点,到了一定程度瓶颈就出现了,所以这个时候需要有人点拨,这个人越厉害,我们走出困境的可能性就越大,速度也越快。

什么叫大师?大师就是他懂得绝大多数人不懂的道理,做到了绝大多数人做不到的事情,更能看见绝大多数人看不到的问题。之所以提到这些,不是说谁是大师,而是要说明大师的作用是很大的,甚至大到超过系统,“经师易得人师难求”说的就是这个道理。美路及其所属的各大系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于是他们就创造出了许许多多任何其他行业所都无可比拟的“大师”们,即所谓的“神”——做美路或者说做直销与其他行业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此:在别的行业,大师我们只能远观;而在直销,“大师”们却愿意主动接近你,甚至希望你也成为大师。这是直销的制度所决定的,也是这个行业独树一帜的利益诉求。

古语讲身教重于言教,如果只是树大有枯枝,如果只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那我想自己还不至于一叶蔽目不见泰山吧,也不至于如此“轻易”地就丧失对美路的信心。作为美路的钻石,我当然不会去看银章、dd甚至翡翠们,我甚至也可以不去看其他钻石的,可双钻们呢?三钻们呢?还有那些代表着系统光辉形象的皇冠大使们呢?一旦你明白了所谓的神其实也不过是个人,甚至很多时候都算不上是个品德高尚有良心的人,你就会突然明白,从他们嘴里蹦出来的那么多美好的未来,其实只不过是一个虚幻的泡影,一个遥不可及的乌托邦……

认识媛媛的时候她还是一户美路的红宝石,而那时我几乎还是一个刚上12没多久的新人。那年在唐山,我28岁,她21岁。媛媛后来成为中国最年轻的翡翠,一个无数次在成功岭上书写神话和奇迹的女孩儿,可以一边拭着眼泪一边微笑着讲述自己的故事,打动了无数人的心。18岁做美路,19岁上银章,20岁dd,21岁红宝石,22岁明珠,到2004年她23岁的时候就已经是个有着五条dd腿、一条金章腿的大翡翠了,如果不是因为她的上手钻石高峻山为了上行钻抢了她三条dd腿,媛媛本有机会成为中国最年轻钻石的。媛媛的介绍人是她的母亲,也是一户翡翠,再往上就是高峻山了。从来都说虎毒不食子,抢别人市场的高阶见过大把,抢自己深度翡翠的倒还真是头一回见。在唐山那个不算太小的城市里,媛媛终于和她的上手领导人高峻山形同陌路成了仇人。2007年8月在唐山合办成功岭的时候,我和雅涵在她家里有过一次长谈,他们那时候的美路已经完全在闭门造车了——不跟随任何系统,只跟几户熟悉的领导人合作。作为朋友,我们曾试图说服她,只有重新跟随系统才有可能做大,而现在,我终于完全明白了她那时候的心境。媛媛的父亲后来跑去桂林做了其他传销,到处拉以前认识的旁部门,真不知道这几年他们是怎么熬过来的。

因为身在天津的缘故,我们去唐山的机会总是很多的。记得有次在唐山的成功岭,高峻山的太太苏春荣在台上突然说起她很放心自己的先生,不会拈花惹草云云,因为有台下无数的伙伴在帮她盯着呢。我那时还不太清楚很多内幕,满脑子都是美路的美好价值,突然听苏春荣讲起这些不禁有些愕然。苏春荣是高峻山的发妻,那时还没上行钻,他们是一路在美路的风雨中走过来的,在他们还是dd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了。最多一年以后,高峻山娶了洛阳行钻王谅的太太柳珍珍,而没了老公的苏春荣很快就跳到了其他直传销继续战斗,真是世事难料啊。前一天还在鼓吹美路有多好,后一天就站到对立的阵营里去摇旗呐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