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我思故我在 (1/1)

我的钻石人生 笑非 1582万 2021-12-18

有人说,离家太久便会忘记故乡,而“杀”人太多就会失去自己!

2008年8月12日下午,南昌八一广场豪客来,帮我最后的前排——女友圈圈妈做完最后一场3s工作,我陷入巨大的悲痛和沉思之中。虽然只是一场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倍喜健销售,虽然最后以圈圈妈最好的姐妹终于还是买了他人的低折而告终,虽然只是损失了区区不到2000元的零售额……从2002年10月中国市场开始大规模有低折算起,我已经与低折苦苦斗了近六年,无论我走到哪里,低折都如影随形挥之不去。我突然清醒地意识到,必须停下来思考一下了。以往总是太忙,忙产品销售、忙新人推荐、忙顾客服务、忙团队培训、忙市场沟通,忙着从一个地方匆匆赶到另一个地方,忙到睡觉、看电视都成为一种奢望……却从来都无暇沉下来系统地整理下自己。

2008年8月12日晚,我没有像往常一样赶到中心——美路七年来第一次违反了“每会必到”的戒律,心中却完全没有一丝负罪。七年来第一次开始像个正常人一样上班下班,陪女朋友压马路、逛公园、看电影,没有了天津大团队的羁绊,没有了南昌中心的责任,没有了频频的外地大会,没有了上手陈钻殷切的跟进,更不用去顾虑那些还没有真正起步美路的前排……我的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久违的自由,发自内心的轻松,突然开始有了想要去生活的渴望和冲动,甚至狠狠地吸上一口新鲜空气都感觉那么的幸福自在……美路七年,我们都太久没有像人一样活过了,像极了一部高速运转的出人洗脑机,日复一日。

闭关后的这一个多月,送完圈圈妈后回到“家”,万籁寂静的时候总会静静地坐在阳台上,看窗外点点的星空,看洒在窗台上皎洁的月色,小处总有太多平日里忽略掉的美丽和感动……一个人默默地抽着烟,若有所思,心中一片荒芜,脑子里又一片空白。很多片段,很多背影,许许多多的往事,点点滴滴,模糊又清晰……没像许多人经历的那般撕心裂肺的痛,一切都淡淡的,偶尔心中还会飘过一阵恬静,似乎冥冥中忽然就明白了一切。

朱安生始终没有给我打过一通电话,整整一个多月都是如此。那之前,我们的关系就因为对大学生市场的巨大分歧而变得颇为微妙紧张了。朱安生宜春学院团队里有个叫赵宁的深度12,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我南昌的公司里** 上班,他纠结于留在南昌做美路还是借助家族关系远赴迪拜已经有些日子了,在向我征求意见的时候,我给了他正反两面的参考,他最终选择了出国,一同随行的还有他的上手甘卫军。朱安生对此非常愤怒,他觉得只有留在南昌全心美路才是人间正道;而我则认为出国历练三年将会是赵宁一生的转折,三年后赵宁羽翼丰满,如果那时他仍然认为美路是他一生一世的选择,那他才是团队真正需要的可造之才。在看待美路、培养人才方面,我的眼光从来都不曾局限于一城一地。当年的赵宁如今已是一家年产值过亿的纺织品外贸公司的老板了,买了奥迪a6,也准备当爸爸了,比起那些放弃美路后还在为生活苦苦挣扎的同学们,他的人生已经有了质的飞跃!

我们的巨大分歧还表现在朱安生南昌大学的学生团队上。那个时候,朱安生在南昌大学的学生军已经一百多人了,最高时业绩也一度达到过15。7月初,学校暑假,很多积极的骨干响应朱安生的号召留在了南昌全职美路。而那些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学生们在半个多月的苦熬中很多都没能挺过去跑回了家,团队的领导人苏冬新迫切希望留下来的伙伴们能够在南昌先找份工作再** 美路,为此,苏冬新曾特别打电话征求过我的意见。对那些衣食无着的学生军而言,** 打工不仅可以赚到起码的生活费,同时也是历练自我、拓展人脉的有效途径,我谨慎支持了苏冬新的想法,而这种想法与朱安生要求学生们扫街扫楼、死拼苦熬的要求背道而驰。虽然我一再要求,苏冬新最后还是要遵循上手朱安生的意见,但朱安生还是将那个暑假学生军的一片混乱归结到了我的头上。

如果说当年朱安生因为我和他母亲的不快,亦或是曾介入他和雪萍的婚外情,还对我有所顾忌隐忍不发的话,那这两起最新的分歧则让他心生嫉恨,甚至有些口不择言了。对于那些曾经跟随过我们的伙伴们,再没有什么比他们的生存以及现状更让人揪心的了,而这一切朱安生是不在意的,于他而言,这不过是成功道路上必然的牺牲和代价罢了。

2008年9月29日的晚上七点半,圈圈妈陪着我最后一次来到了中心,静静听完最后一堂课,我把朱安生悄悄拉到了阳台。我告诉他自己准备好好谈个恋爱,享受当下的生活,未来的一年或许不会常来中心了,当然,一年后或重出江湖亦未可知。朱安生铁青着脸,只问了一句我是否还会留在南昌的话,我点了点头。我问他以后公司acti讲师的课程能否给我和圈圈妈留两张票,朱安生面露难色一言不发,场面死一般的沉寂。我知道,作为工具,我对他已经不再有任何价值了,心中一阵难过,曾经六年的付出也是不值得这几张票子的啊!为了缓和尴尬,我赶紧向他表示,其实不方便也没关系,未来中心如果还需要我讲营养、美容,提前打电话给我就好,朱安生继续沉默。沉默的最后是我将手中的资料和光盘跟他换了陈年老货,交还了中心钥匙,结清了房租,又将自己最积极的前排刘珂拉到朱安生的跟前……刘珂那时还是个大一的学生,他不愿意追随我的选择离开美路,也只能送给朱安生重新办卡,他的未来才有可能得到领导人的继续关照与帮助了。

随着陆续走出中心的人流,我和圈圈妈挤上了下楼的电梯——七年的美路生涯就此落幕,没有华丽的谢幕,没有掌声鲜花,没有送行,更没有洞悉一切的旁人,有的只是阴沉的脸色以及无尽的沉默。本来,我也以为可以这样静静离开的,没有荣誉,没有光环,也不想再妨碍谁……

整整48天的闭关终于结束了,网络空间中杂草丛生,内心里也一片荒芜。放弃了曾经坚守七年的理想与信念,没有了青春,没有了** ,一身的疲惫,满心的伤痕。当然,对人性也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人生于我,早已是一汪清水,甚至一度有些看破红尘……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得到的更多,还是失去的更多。我狂热过,但却从来没有停止思考过。我在美路中直接的经济损失并不算多,但情感上的损失太大,它毁掉了我对完美世界的理想,也扭曲了自己曾经的天性。时至今日我才知道,永远不会有完美的世界,我的寻找本身就是荒谬。

放下美路,也就放下了一切,自2004年12月至今的思索也终于可以做个小结了,梳理下七年来经历的一切,得出的结论甚至连自己都难以面对。真相往往是不可爱的,所以人们总爱活在他人或自己编织的谎言中。太多人在过去中沉沦,而更多人在梦想中透支。过去的已经过去,未来还不存在,所以最重要的就是现在。如果连当下都无力把握,那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一切都是幻象,而泡泡总有一天是会破的!突然发现,没有梦想的人生是可怕的,而只有梦想的人生则更加可怕!

在当今这个社会中,美路的确是个可以给人以梦想的地方,不管是梦兹于此,还是梦断于此,总是伴随着悠悠的暗香,有人放弃,有人守望……每天默念着“成功者永不放弃•放弃者永不成功”的语录,多少人反省后才发现,自己只不过是一只候鸟,在现实与理想之间徘徊。穿行于一场场会议之间,我们擦肩而过。只是若干年后,我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相遇、离别,但是现在,身处茫茫人海,美路,我可以爱你吗?这是一个梦想开始的地方,也有人说,美路本身就是一个让人向往却又遥远而无奈的梦……美路注定就是这样,年华可以老去,唯欲望不死!

过去的七年中,到处充满了欺骗、利用和真情环绕的尔虞我诈,其实,这真不是某家公司所独有的现象,不过是人性化作的人生万象,诸般现象直传销中其实俯首皆是,没什么特别值得伤心的。其实,看不懂人性,无论走到哪里,你永远都会受到伤害。或许,这才是我青年时代真正的终结。

这个世界,最可靠的是人;最不可靠的,也是人!而让平凡的人选择不平凡,或许就是动荡与灾难!

七年前,我以为小鸟飞不过沧海,是小鸟没有飞过沧海的勇气;七年后我才发现,不是小鸟飞不过去,而是沧海的那一头,早已没有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