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最后的温柔 (1/1)

我的钻石人生 笑非 1588万 2021-12-18

即便在做旅游的时候走遍大江南北也不曾来过南昌,更未曾想过会在这个城市邂逅生命中的真爱。如果不是多年前在天津的热心和多此一举,就不会有今天江西这个市场,也不会来到南昌,更不会有后来的这许多际遇了。如果没有这一切,我也不过是这个陌生城市里一个匆匆的过客吧,冥冥中似有天意,要馈赠给疲倦的旅人一个心灵的港湾。

在我的诸多前排中,圈圈妈算是相当特别的一个,也是我美路生涯中的最后一个。加入美路前,圈圈妈是我公司里的hr助理。2008年7月22日是她正式加入美路的日子,两周后,我陷入了对美路的长思;两个月后,圈圈妈陪我最后一次去了中心,从此正式挥别了美路……圈圈妈见证了我与美路最后的诀别,她只参加过一次6月底在佛山的成功岭,还没有来得及备货起步,我就从梦中彻底醒来了。在我所有的前排中,圈圈妈是最不了解美路的一个,那时,她还是个新人,而现在,也依然是……

2008年7月12日晚,南昌坛子口成功岭结束之后,在恒茂广场的卡伦比咖啡,圈圈妈正式成为我的女朋友,那时,她还不知道钻石在美路中意味着什么。当我紧紧握着她的手深情凝望的时候,她只对我提出了一个要求——带她离开江西!在展开对圈圈妈的追求之前,我曾让她去象湖帮我参谋一套55平方米的房子,我那时太渴望能有个家,不用再四海漂泊……圈圈妈很喜欢那套房子,虽然她那时并不清楚我带她去看房的真正用意。转天,我买下了那套房子……再后来,我就流落到了苏州。2009年“五一”的时候,她过来看我,她几乎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座生机盎然的城市,然后我说:“那我们就在这里定居吧!”三个月后,她辞了职,而我开着新车满心欢喜地去车站接她……新车是红色的,几乎每辆我买过的车都是红色——记得2000年第一次在天津参加成功岭的时候,那时还是双钻的陈先生在台上挥舞着拳头告诉台下,买车就买红色,法拉利的红……我们就这样在这个有着天堂般美誉的江南水乡定了下来,能够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座喜欢的城市里慢慢终老,是件幸福的事儿。

因为爱,这座城市开始不再陌生,漫步街头,也不会再有人在异乡的落寞,心中总是充满了希望,漾满了幸福。苏州,在我的整个旅游生涯中不过是地图上的一个符号,或是团队行程上的一段文字,但今天,苏州是一个家,有爱的地方就会有家,因为,苏州有爱!

骨子里,我这个人是悲天悯人的,所有的感情经历几乎都带着毁灭自己的印记,所以,圈圈妈很适合我。她机灵、俏皮、善解人意,时不时还有那么一点点小霸道,在家里,也算是个有点强势的小领导,总算有点细雨斜风了,不再总是骤风急雨大厦将倾……年底交房前我们会去扯证了,或许明年会正式办酒,而未来,我们的baby也将出生。孩子的大名就叫笑非,小名圈圈——圈圈妈给起的,因为她总是笑话我不停地吐着烟圈,这就是笑非圈圈和圈圈妈的由来。甚至我们家的那辆比亚迪fo,也被圈圈妈正式命名为圈圈车了——我们家总是有着很多的圈圈,包括她手上新买的圈圈(钻戒)……生活中的圈圈妈总是这样调皮可爱的,她总能整出来像“甜蜜短信”或是“爱心汤”这类的新名词儿……她就像雨后无处不在的清新空气,滋润着我那颗沧桑疲惫的心。

圈圈妈总怪我不曾给她写过情书,其实,一个人在幸福的时候往往是写不出什么东西来的。或许只有痛苦,才会让人去思索那些人生的意义。所以,苏格拉底才会深有体会地说:“务必结婚,娶个好女人,你会很快乐;娶个坏女人,你会成为哲学家。”我想,我还得感谢雅涵,还有她带给我的那份叫做美路的“事业”。

柏拉图曾向他的老师苏格拉底请教什么是爱情?于是苏格拉底就叫柏拉图去麦田里摘一棵最大、最好的麦穗,只能摘一棵而且不能往回走。结果柏拉图两手空空地回来了,苏格拉底问他为什么,柏拉图解释说:在麦田他看到了很多又大又好的麦穗,但他以为后面还会遇上更大、更好的,于是一直走,一直到走出麦田也没能摘到一棵麦穗。于是苏格拉底告诉柏拉图:“这,就是爱情!”

柏拉图又问老师什么是婚姻?苏格拉底叫他再到杉树林走一次,不回头地走,在途中要选一棵最好的杉树来当圣诞树,但只可以选一次。有了上回的教训,柏拉图充满信心地出去了。半天之后,他一身疲惫地拖了一棵看起来直挺、翠绿却有点稀疏的杉树。苏格拉底问:“这就是最好的树吗?”柏拉图回答道:“好不容易看见一棵看似不错的,却发现时间、体力已经不够用了,也不管是不是最好的,就拿回来了。”于是苏格拉底告诉他:“这,就是婚姻!”

柏拉图又问老师什么是外遇?苏格拉底还是叫他到树林走一次,这次可以来回地走,在途中要摘一朵最美丽的花。柏拉图又充满信心地出去了,两个小时之后,他精神抖擞地带回了一朵颜色艳丽但稍稍有些蔫掉的花。苏格拉底问:“这就是最好的花吗?”柏拉图回答老师:“我找了两小时,发觉这是盛开着的最美丽的花,但在我采下带回来的路上它就逐渐枯萎了。”于是苏格拉底告诉他:“这,就是外遇!”

又有一天,柏拉图问他的老师苏格拉底什么才是生活?苏格拉底还是叫他到树林走一次,可以来回地走,在途中要摘一朵最美丽的花。有了以前的教训,柏拉图充满信心地出发了。过了三天三夜,还没有见他回来,苏格拉底只好走进树林去找他,最后,他发现柏拉图居然已经在树林中安营扎寨了。苏格拉底问他:“你找到最美丽的花了吗?”柏拉图指着边上的一朵花说:“这就是最美丽的花。”苏格拉底问:“那你为什么不把它带回来呢?”柏拉图回答道:“如果我把它摘下来,它马上就会枯萎了。所以在它还盛开的时候,我就住在它的边上,等它凋谢的时候,再找下一朵。这已经是我找到的第二朵最美丽的花了。”这时苏格拉底告诉他:“你已经懂得生活的真谛了。”

人的一生仿佛也是在麦田中行走,也在寻找那最大、最好的一穗。有的人见到颗粒饱满的麦穗就不失时机地摘下它,而有的人则东张西望一再错失良机。苏格拉底的麦穗其实并不是客观上最大、最好的麦穗,但对于个人来讲,所能摘到的最大、最好的,就是不失时机地摘下它并持守到最后。到了麦田的尽头,你会发现,自己正拥有那份爱。现实世界诱惑太多,越是优秀的人就越是如此,想要找到那最大、最好的麦穗,结果往往是走到麦田的尽头却发现两手空空——对于想找到生命中另外一半的人来说,这是对别人、对自己都不负责任的做法。真情只有一份,但却并不是简单的时间分配。

我们曾经都想找到那最大、最好的麦穗,现在却发现错过了许多机会。爱情也许就像麦穗一样,也许就像等公交,直达目的地的迟迟不来,但有些很接近目的地的经过,你却要一再地坚持着等待下去。如果可以,上车吧!爱情对每个人来说,没有统一的标准。爱情只是个人的……爱情。

现在,和圈圈妈一起,很幸福,除了因为生存总要相隔天涯……在刚刚离开美路后的那段岁月里,是圈圈妈一点点抚平我内心的创伤,陪我走过那段艰难的日子。或许,我的人生还会继续漂泊,就像我的名字那样,但我更愿意做一只风筝,无论飞得多高多远,线的那一头,始终都紧紧攥在爱的人手中——为爱而停留,为爱而存在!

而我现在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能和圈圈妈在苏州的再次团聚……我的人生将要迈入一个全新的阶段了,在这段回忆尘埃落定之后。或许不久的将来也会创业,虽然开始的时候还一无所有,而未来也尚未可知,但路总是要走下去的,更何况,还有一份幸福,就在不远的地方,值得去珍惜……

柏拉图害怕失去的痛苦,于是便留在了那朵最美丽的花身边,一生陪伴,这样就不会看着它在自己的手中慢慢枯萎。不去亲手摘掉它,即使凋零,也至少香消根在。我想,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花不在远方,也不在天涯,而就在我们的身旁!

珍惜眼前人吧,珍惜你手中现在还拥有的……远处的风景固然美丽,你可以望上一眼,但,请别太当真。其实,一份事业又何尝不是如此?毕竟,我们都已不再是孩子,也不再可以任意地挥霍自己的青春,特别是在经历过这生命的种种波折之后。

从现在起,就结束那所谓名利的追逐吧,为了圈圈妈,也为了这夜色中最后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