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1/3)

心意 1884万 2021-12-18

三十一岁的男人漫不经心的斜睨她一眼:“刚才是谁扒着我胳膊说我是她男朋友的?”

徐靖西被噎了一句,想瞪他,触到他目光又心虚的转开了眼,又想起刚才饭桌上的事,辣气壮的说:“我没有那种带头让全桌人灌我酒的男朋友。”

韩煜挑了下眉,反问道:“一个笨到与整个摄制组闹僵的导演,我帮她一把倒是我的不对?”

“你……”徐靖西被戳到痛处,面上现出薄怒,她脸皮薄,很快就满脸通红瞪着他说不出话来,“……我就是跟全世界都闹僵了,也用不着你假好心,借机会羞辱我!”

两个人相识以来一直针锋相对,他明里暗里帮了她好多次,她不是不感激,对他的态度也渐渐好了很多,但人最讨厌的最害怕的是什么?是在自己的竞争对手、敌人、假想敌面前丢面子,被他们目睹自己的不如意。

徐靖西气恼的一句话都不想再和他说,转身就要回包间,却被一把拽住。

韩煜扣住她手臂,无奈的笑着叹了一声:“怎么就这么容不得别人说两句?你们做导演的不是都挺禁得住玩笑?”

“谁是导演了?我这样和整个摄制组为敌的人哪儿配的上当导演?韩先生您太高看我了!”徐靖西面色冷冷,使劲的从他手下挣扎。

她人看着挺瘦,力气却是不小,韩煜攥着她手臂都有些费劲,不禁肃了表情,沉声低斥了一声:“别动!站好了!”

徐靖西吓了一跳,有些怯生生的从眼皮下打量眼前的人,僵硬着身子绷在那里,没敢再动。

认识他以来,徐靖西从来没见过这人严厉的时候,他一直都是笑呵呵的,待别人很亲切随和,虽说总是话里有话的挤兑她,但面上没有不好看过,这也是为什么她背地里总叫他笑面虎。

像今天他一脸严肃的呵斥她,还是头一次。

徐靖西一时被唬住,有些发愣。

前面过来了一个端盘子的服务员,徐靖西看了他一眼,又悄悄看了韩煜一眼,见他十分专注的盯着她,有些没骨气的微微偏头躲开。

等服务员过去,韩煜才开口,缓和但充满了说教的语气:“你是个二十五岁的成年人,按道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决定,我不该干涉,但我是你哥哥嫂子的朋友,也算是你的一个哥哥,站在为你好的立场上,为了让你少走一些弯路,自然会在各方面照顾你一些。”

“想走导演这条路,除了自身的才华还要懂得为人处事,你走上社会的时间不长,这方面经验少无可厚非,重要的是能够虚心学习,而你现在只能接受肯定,听不得半句批评,这种态度根本没办法在这个圈子里生存下去。”

徐靖西面无表情,梗着脖子不说话,就像小时候被老师批评,她自认业已经写好了,老师没道理批评她,却被劈头盖脸的训斥业内容马虎大意,糊弄老师,根本没认真对待一样。

韩煜垂眼看她这副模样,不由有些心软,松开她手臂说:“你不应该是为了证明自己给别人看而想当上导演,你的梦想也不应该是如此,过程永远比结果更重要,不要急功近利。”

说完又温声示意她:“行了,进去吧。”

看着她开门进去,韩煜颇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转身去了洗手间。

再回来,包间里的气氛已经到了高-潮,以徐靖西为首的两桌人全都在拼酒,韩煜定睛找人,就看见带头的人正和摄影师勾肩搭背的互碰酒瓶仰头猛灌。

韩煜再次叹了口气,抬手捏了捏额角。

坚持上进是好事,但像她这样的小姑娘,太倔强自尊心太强也不是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