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1/3)

心意 1755万 2021-12-18

到二楼的时候,韩煜停了片刻,手上托了托她。

一个晚上,徐靖西被他抱了两次,刚才在马路边只是那么几步路的功夫,她没顾上胡思乱想,此刻她攀着他脖子又被他抱在怀里,才想起大家性别不同,男女授受不亲。

想到这,徐靖西觉得从后背开始隐隐冒出了一股热意,随着感受到他横在她腿窝和肩背上的力道,这股热意又逐渐蔓延到脖颈、耳朵甚至脸上。

按说她不应该这么扭捏羞涩啊……徐靖西悄悄抬眼打量这个男人的下颚弧度、侧面的唇型、鼻梁、眉宇……都挺好看的,这么近距离看竟然也没什么缺陷……

正盯着他徐徐观摩,韩煜冷不丁垂眼,与她对上了目光。

他眸光漆黑,背着灯光更显得深邃意浓,徐靖西的脸轰的一下红了个透,连忙扒着他肩膀说:“我是不是特别沉……”脑袋里还在想,这个人是真挺英俊的,以前光顾着跟他对了,也没好好欣赏一下,这会儿陡然被男色迷惑住,竟然差点就丢脸了。

“嗯,可见平时吃那么多,没白吃。”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不大,正巧赶上楼道里的声控灯灭了,徐靖西听着他话里似乎含了一丝笑意,却始终看不见表情求证。

她咳了一声,把灯喊亮,狐疑的眯着眼从他怀里仰头看,韩煜觉察到,挑了下眉,表情一本正经的问:“怎么了?”

徐靖西没看出破绽来,不甘心的瞪了他一眼。

头顶上方传来一声轻笑,她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又暗自瞪了他一眼……哼,他身上的优点也就是长得好看了点儿!

终于到了四楼家门口,韩煜将她放下,温声说:“进去吧,回去继续冰敷一晚,把药膏仔细抹匀了,晚上睡觉翻身别碰到那只脚。”

他一口气把她抱到了四楼,喘息有些重,声音倒还平稳。

徐靖西听得有些不好意思,点了点头,手上捏着凉丝丝的冰袋说:“谢谢……”

韩煜见她难得露出的难为情,揶揄着嗯了一声:“倒是挺长时间没听见过这句话了,有一个多月了?”

徐靖西:“……”

她就知道他还记着上次醉酒的仇呢!想报就报啊,至于这么拐弯抹角的提醒她一个多月了她还没跟他道歉吗?

刚才在车上以为他要秋后算账的时候她把反驳的话都想好了,然后即便这会儿再不甘心,也完全说不出来了……人家背她爬了四层楼,这会儿气息还没喘匀呢,她哪有那么没良心……

“对不起……”徐靖西把头垂地低低的,声音又小又含糊,满满的都是不情愿。

韩煜不动声色的问:“对不起什么?”

“萌萌说……我那天晚上骂你了,对不起……”

“没了?”韩煜莞尔问,“只是骂了我?”

徐靖西猛地抬头怒视他,女孩子家谁不要个面子,她一想起在他车里吐了个昏天暗地的狼狈恶心情形,就恨不能找个洞钻进去,那么羞耻丢脸的事情,就不能给她留点面子别提了吗!追究的那么详细干什么!

“我不知道!明天不用你接我上班了!我用不起!”

韩煜登时就笑开了,见她一脸怒气,搭配头上那一圈碎发,最后到底忍不住,抬手在她脑袋上揉了一把,“怎么这么容易生气,开句玩笑都要炸毛?”

徐靖西捂着被他揉的更乱的脑袋瞪他,气鼓鼓的不说话。

韩煜看够她那副小样,伸手帮她按了门铃,“好了,早点进去休息,明天早上八点在楼下等你。”

苏萌很快开了门,隐约觉得两人之间气氛有些怪异,奇怪的看了摸着头发不说话的徐靖西一眼,见韩煜笑意温和的对她点了点头,一脸崇敬的问:“韩总要进来坐会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