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1/3)

心意 1803万 2021-12-18

“我有病还是你有病!”谢如歆扬声还嘴,“今天除夕你接完电话就出门?同事?哪个同事现在不放假在家!徐靖北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子破事儿!你那在外面勾三搭四的臭毛病又犯了!你看我好欺负,但是我谢家没那么窝囊!你做什么和别的女人出去过年?你把她叫你家来啊!我现在就带着雅雅走,离婚!”

她说着就势出卧室去接雅雅,徐靖西赶紧拦住她:“嫂子你别激动,雅雅正玩得高兴呢……有话好好说好吗?”

徐靖西下了力气,谢如歆被她拖住,只生气的说:“还有什么好说的!我忍到今天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同是一个圈子里的谢家怎么可能窝囊?徐坤沉声问儿子:“你是不是又犯浑了?”

“哪有?我怎么会……就是个同事!”徐靖北色不豫的否认。

谢如歆冷笑:“既然就是个同事,你倒是当着爸妈的面把电话拨回去听听?”

“你有完没完?”徐靖北皱眉问。

“你心虚了?我告诉你,我今天还就真的没完了!你想出去和别的女人过年吗?你不把话说清楚了,今天谁都别想过年!”

徐靖北脸色也冷了:“你还想让我说什么?离婚?那就离吧!”

谢如歆愣了片刻,双眼刷地就红了,揪着徐靖西胳膊,带着哭声说:“你们听见了?他早就不想和我过了!好啊,那就离婚,我受够了!”

“靖北!”陶敏娴又急又气。

徐坤面上也满是怒容:“放肆!你在外面做下混账事,还有脸提离婚?就算是到了那一步也轮不到你说出离婚这话!你还不给如歆道歉,是不是想让全家都不过年了!”

徐靖北不吱声,谢如歆看他一眼,声音里尽是失望:“爸,你别说了,他不愿意和我生活,我也没那么犯贱,等民政局一上班我们就去办手续。”

离婚,谢家那边如何交代的过去?徐家的儿子离婚,外人怎么看?

徐坤凛然的说:“如歆,今天这事儿是靖北对不起你,但也不至于到离婚的地步,不要因为一时冲动,毁了整个家庭。”又转身厉声对徐靖北说:“你要是敢离婚,就从家里滚出去!我们从此以后有如歆这个女儿,没你这个混帐儿子!”

陶敏娴也劝谢如歆:“是啊,你们结婚这么多年,怎么能说离就离?两个人之间一点感情都没有了?何况雅雅才五岁,你忍心让她过单亲生活?如歆,你再给靖北一次机会,为了整个家考虑考虑?”

即便没有感情,儿女、双方家庭带来的羁绊也会让人无可奈何,更何况一起走过了七年的婚姻生活?

谢如歆流着泪偏过头,没有说话。

徐坤见状呵斥骂徐靖北:“赶紧给如歆道歉!你是猪油蒙了心,三十多岁的人就没点身为丈夫和父亲的责任心?过年你给我好好待在家里陪着如歆和雅雅,敢出去一步我就打断你的腿!有我在一天,你就别想胡非为!”

徐靖北沉默的听着,脱掉了身上的大衣外套。

没说话却是示弱的表现,陶敏娴连忙说:“如歆,以后他肯定不敢再乱来了,你放心,也就不要再提离婚那些伤感情的话了。”

徐靖西抽了纸巾递给她也温声说:“别哭了嫂子,过年呢,伤心不好,而且我哥也知道错了。”

说话间,徐靖东的电话打进来,徐靖北接了,起身又拿了外套穿上,看了谢如歆一眼说:“大哥叫我一起去赵伯、杨叔家里转转,晚些时候回来,转完我直接过去伯父家里,你们不用在这边等我。”

等他走了,谢如歆也平静了很多,陶敏娴拍了拍她和蔼的说:“别生气了,靖北以后再也不会做错事了,你休息一会儿,晚点我们还要去你大伯家吃年夜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