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1/3)

心意 1715万 2021-12-18

和徐宅那边说好晚上八点吃年夜饭,六点钟的时候谢如歆来敲她房间的门:“西西,去吃饭了。”

徐靖西隔着门说:“你们去吧,我不去了。”

“过年呢西西,不要生气了,快出来和我们一起去伯母家。”

“你们去吧。”徐靖西一点过年的喜庆心思都没有了。

徐坤的心思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下午吵了两场架,此刻脸色依旧不好看,见她犯倔脾气也不管了,对谢如歆说:“她不去就算了,正好让她好好反省一下自己那些不三不四的思想!”

陶敏娴多少有些心软,拽了他一把,徐坤更是冷哼一声:“你拽** 什么,这么不懂事,我看就是把她宠坏了!我们过去,让她饿着吧!”

徐靖西在房间里听着外面的声音渐渐消失,躺在床上忍不住又掉了一串眼泪。

她在外面奔波一年,再苦再累再被瞧不起,也从来没有哭过,因为她不在乎那些外人如何看待她,也从不将他们的刁难与讽刺放在眼里,只有父母的不理解与竭力反对,让她没办法忽视。

她不结婚,他们视幼稚,她做导演,他们当成儿戏。

但是在她看来,那都是她深思熟虑后的决定以及梦寐以求的理想。

窗外鞭炮声不绝于耳,过年的喜庆与热闹气氛却与她毫不相干。卧室里漆黑一片,徐靖西断断续续的哭了四五个小时,胡思乱想的脑子里一团乱麻,又逐渐想起以前的一些伤心事来,在没人陪伴与安慰的夜晚,连想到在这一年里穷的拿到微薄的薪水找一家小小的火锅店庆祝,都觉得委屈。

外面鞭炮声越来越密集热烈,徐靖西头晕脑胀的起来摸索到卫生间上厕所,洗手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她也没看来电显示,接了电话心不在焉的问:“哪位?”

接近零点跨年的时间,韩家里一片温馨热闹,徐靖南和莫颜都过来了,还有其他亲戚和几个跑来跑去的小孩子,韩煜站在露天阳台上也不觉得冷,微微笑着说:“新年快乐。”

徐靖西听见他的声音,顿了一会儿,看着镜子里双眼红肿,面无表情的人说:“嗯,还有事吗?”

韩煜这才发现不对。

电话里,她那边一点背景声都没有,与这边鞭炮齐鸣的气氛就像是两个世界。他和她通电话的时候不多,每次她都是恶言恶语的故意与他对,而此刻她声音里带了浓重的鼻音,完全不是一贯的腔调。

韩煜问:“怎么?不开心?”

镜子里的那双红肿的眼睛立刻又滑下了两道泪珠。他一个外人都能发现,她正在伤心。

徐靖西吸了口气说:“没有,你没事我挂了……”她努力保持声音平稳,最后那丝哭腔却出卖了她。

“徐靖西!”韩煜制止她挂断,温声问:“没有和家人一起过年吗?”

她不说话,他便含笑说:“马上十二点了,听说哭着跨年,以后会哭一整年。”

徐靖西被他戳破,干脆自暴自弃的闷声说:“关你什么事!用不着你管!”

韩煜沉沉的笑:“怎么不关我的事?眼睛哭得肿成一道缝,过几天再见你,吓到我怎么办?”

徐靖西正一边听电话一边照镜子看自己的眼睛,被他说了个正着,莫名的觉得喜感,破涕为笑的说:“吓死你!”

韩煜声音沉稳而安定的说:“笑了就好,不要哭了,哭坏了眼睛还怎么拍电影,嗯?”

徐靖西想起徐坤的话,眼泪又不由自主的涌出来:“拍什么电影!我以后都拍不了电影了,我爸妈把我关在家里,h市以后都不能去了!”

韩煜循循善诱的问:“怎么回事?不要哭了,听话。”

徐靖西抽了抽鼻子,走出卫生间,躺在床上闷声絮语的把这几天的事情一并倒给他,说到伤心的地方,还要停下来哭一会儿。

明明电话那边是一个她平时最合不来,最讨厌的人,她却肯把她最烦恼,最不好看的一面告诉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