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1/3)

心意 1798万 2021-12-18

高-潮过后,徐靖西瘫软在床上喘息不定,余韵未歇之际,连韩煜抽过纸巾帮她清理,都浑身无力的抛却羞耻心随之而去了。

她目光还有些迷离恍惚,韩煜低头吻了吻她眼睛,拂开她额头汗湿的碎发温声问:“抱你去冲一下?”

她闭着眼睛没吱声,他也不催问,只侧骚着额头色温润的看她。

房间里一片宁静,半晌徐靖西突然睁开眼问:“今天药店开门吗?”声音听上去已然清醒了。

韩煜有片刻没开口,然后才说:“想做什么?”

“避孕啊!”徐靖西清了清嗓子,理所当然的说,又看傻子一样看了他一眼,“不然怀了小孩算谁的?”

韩煜不动声色的顺着她说:“当然是算我们两个的。”

徐靖西往后蹭了下脑袋,隔了一尺远的距离侧头看他:“难道我们因为一场……这个,就要结婚生小孩?”

韩煜目光沉沉的看着她没说话。

徐靖西与他对视的眼睛睁得越来越大,最后一个鲤鱼打挺,猛地坐了起来,又立刻呻-吟哀叫了一声,一手扶腰,一手按住胸前的薄被,惊奇的说:“你看着技术不错啊,应该练过不少次了吧?不至于每这样一次就要和人家结婚生孩子啊?别告诉我你还是个纯情老男人,我看着一点儿也不像!”

因为她拽着被子,韩煜整个上身都暴露在外面,没有夸张的胸肌、腹肌,但一眼看过去就知道紧实精壮,尤其有人刚才还亲自上手证实过。

他枕着自己手臂垂眼看坐在床脚的她,屈起一条腿像是要说话,徐靖西的目光随着他动看见他小腹下慢慢露出来的黑色毛发,赶紧扯了扯被子帮他盖严实。

头顶上方传来一声轻笑,徐靖西戒备的抬头:“你笑什么?”

韩煜云嗯了一声:“谢谢你对我的认可。”

徐靖西:“……”

“你抓住重点好吗?!”徐靖西瞪他,完全忘了自己睡醒以前还是个被人家收留的弱势群体,“我认为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一场、一场贪欢没必要负责任,你就当成是约-炮好了,大家完事后都拍拍** 走人的那种。”

韩煜挑眉:“约-炮?”

“嗯!”徐靖西点头,“你这么高端的人大概不屑于接触这种免费的事情,但是约-炮这个东西还是挺不错的,大家互相帮助,既成人之美,也解决了自己的欲-望,各取所需,皆大欢喜,不好吗?”

韩煜说:“你是这样想的?”

徐靖西被他那种眼注视的有些莫名的胆怯,很快又狼气壮起来,“不然呢?要不是你刚才诱惑我,让我鬼迷心窍,我也不至于真的以身相许了……我刚才就想亲你一下,后来都是因为你又、又亲得我!”

徐靖西刚才真是鬼迷心窍了,韩煜抢夺主权沉甸甸的亲下来时,她原本是想拒绝的,也不知后来怎么回事,他气息清冽的缱绻吮吻一激烈,她脑子里就成了一团浆糊,满脑袋想的都是:反正以后都不会结婚,她干什么还要守身如玉啊?以前和江越铭接吻到动情,都没有像今天一样有感觉……不如干脆趁此机会尝尝?结不结婚是一回事,享受不享受人生乐趣明显是另外一回事……

他一时没有说话,徐靖西直接替他做了了结:“你也不要纠结了!反正我不需要你负责,也不会对你负责,我们之间就是单纯的炮-友关系,需要了,打一炮,没需要,就互不干涉,以后见面还是路……朋友,怎么样?”

韩煜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开口问:“你在美国念书的时候,是不是选修过性文化史一类的课程?”

徐靖西听出他的意思,瞪了他一眼,不搭腔,窸窸窣窣的想掀被子去浴室冲澡,头一低却看见了象牙白的床单上、那几滴混着湿滑液体尚未干透的血点。

她拥着被子盯了一会儿,目光有些茫然的扭头问韩煜:“你说我要不要找个镜框,把这块床单裱起来?”

很快又自我否定:“算了,有什么好纪念的,你扔了吧!”

说完,挪蹭到床尾,起身时轻轻嘶了一声,拽过角落里衣架上的男士浴袍裹在身上,去洗澡了。

韩煜枕着手臂,瞟了床上那片痕迹一眼,听到浴室里响起水声,抽手捏着额角叹了口气。

千算万算,没算到她今天会这么突然,更没算到她这么洒脱,吃饱喝足,一句约-炮,将两人的关系彻底撇了个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