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1/3)

心意 2235万 2021-12-18

江越铭哼笑一声,“我犯贱,韩煜就合你胃口了?”

徐靖西恨不能气死他,微笑说:“至少不会像你这样贱。”

江越铭面色一变,想发火又忍气吞声的憋住了,沉着声音说:“我承认当初是我不对,但谁年轻的时候没犯过混,你难道不能给我一次机会?”

他说完,沉默了片刻,声音难得的诚恳认真,“我那天实在是喝多了,虽然我和那个女人上床……但我一直以为那个人是你!我们在一起两年,难道你不知道我爱的是谁?我们分开了三年,但是我对你的感情不变。为什么不肯再给我一次机会?”

他自认说的情真意切,徐靖西听完却径自笑了,“把别的女人当做是我?假如我给你一次机会,你又喝醉和别的女人上床了,是不是还是这套说辞?分开三年至今还爱我?睡了三年多的女人,终于发现唯一一个没被你睡过的人是真爱吗?你把我当傻子吗?有对真爱冷嘲热讽,故意把她推倒在地的?”

徐靖西冷笑,“如果这就是你所谓的对我感情不变,我还真受不起!您赶紧高抬贵手放过我这个真爱吧!”

说完,她也不再理会江越铭铁青的脸色,转身走了。

至于明天的声明会是怎样……他爱怎么说怎么说去!

韩煜住的套房比江越铭这样的当红明星条件好多了,徐靖西一路上去,走廊里几乎没有半点声音,想来这一层入住的客人应该不多。

韩煜含着笑给她开了门,示意她进门。

徐靖西情绪不太好,站在门口说:“我饿了,你把东西给我就好了,不进去了。”

“怎么了?想和前男友复合?”韩煜打趣,见她立刻抬眼瞪他,淡然一笑,伸手将她拽进来,“外卖早凉了,进来给你重新点份宵夜。”

徐靖西闷声的说:“萌萌还在等我,我得回去……”

“想吃什么?”韩煜只当做没听见她的话,拿起电话问她。

徐靖西败下阵来,颓丧的在沙发上坐下,捂着脸叹声说:“蛋炒饭……”

韩煜打完电话见她发蔫,伸长手臂去安抚的摸她头,却被她一侧身躲开。徐靖西顺势歪倒在沙发上,沉默了片刻,幽幽的说:“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韩煜无辜的扬了下眉,“我不好?”

徐靖西微微抬了下脑袋瞥他一眼,非常不屑,“你不照样是靠下半-身思考的?”

考虑到两个人刚刚确实……韩煜识趣的没说话。

“男人永远都靠不住……喝几口酒,借着酒精的掩饰偷-情玩** ,回头又说家里这个才是真爱,恶不恶心?”徐靖西吐槽几句,从沙发上挣扎起来,“所以你说,我不想结婚,想要及早预防甚至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有错吗?”

她睁大眼睛看他,韩煜咳了一声,态度温和而沉稳的摆出语重心长的架势,准备无形中扭转她的认知,说:“前男友靠不住,并不代表所有男人都靠不住,如果所有男人都出轨,婚姻都不稳定,怎么会有家庭的存在?因噎废食这个成语你总听说过。”

“那我怎么知道自己找的那朋友就是靠的住的呢?”徐靖西反问。

韩煜微动了下唇,到底没说――可以找我。

他不说话,徐靖西就以为他无话可说了,她倾身给自己倒了杯水,略有些得意的说:“我不结婚,不恋爱就是杜绝男人出轨的最好办法啦!你说的因噎废食,是会影响到生命的,但是我不结婚连块儿肉都少不了。生活重心放在工上,偶尔和你打一炮算是解决生理需求,虽然我们彼此都有点好感,但是像你说的,就是做那事时候的顺滑剂而已,等哪天你要结婚了,我也可以轻轻松松的换个别人,自由自在而且不用承担男人出轨的痛苦,多好!”

“……”韩煜发现,她在这个问题的认知上,有一套自己的坚不可摧的理论。

敲门声响起来,徐靖西放下水杯窜过去,和服务员道过谢回来,指了指手中的托盘:“只有一盘,你不饿吗?”

韩煜叹了口气,“吃不下。”

这个话题至此,韩煜没有再探讨下去的欲-望了,至少现在被她一番歪理弄得没欲-望了。

有了吃的徐靖西精了不少,韩煜看着她吃的香,有一搭没一搭的问了问她在剧组的事情,听到制片人那番话,他不动声色的问了对方的姓名,没有多表态,只是听她说完云淡风轻的笑了下,“如果是其他事情,自己吃点亏没关系,在私人问题上被人随便扣帽子,而且被媒体写成靠脸蛋上位,再得罪别人,也要坚持自己的立场。”

一盘炒饭徐靖西吃得十分美味,又听见他隐含支持的话,身心俱是分外餍足,翘着嘴角眯着眼睛受用的点点头。今天一天,姜琳及几个关系不错的同事一直在劝说她服软,以讨好制片人为主,一点都不为她考虑,所以已经郁闷一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