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1/3)

心意 1847万 2021-12-18

安静的夜里,韩煜沉沉的嗓音温润动听,他说完这番话,扭头询问她的意思。

那个看着没心没肺,心里却门儿清的小姑娘,已经在醉酒和痛哭里趴在他背上香甜的睡去了。

徐靖西一睁眼就懵了:这是哪儿?

再一转头,彻底呆滞了:睡在她旁边的这是谁?

侧身睡在一边的人头发有些凌乱,微微蹙着眉,脸颊泛了一点点红,衬得整张脸都显出了三分孩子气,尤其是浓黑的睫毛垂着,完全不像是一个三十出头的人。

徐靖西看的心尖发热,很快又意识到自己现在不是犯花痴的时候,忍着宿醉后的头疼脑胀,她悄悄地掀被子下床。

“干什么去?”身后突然冒出声音暗哑的一句,徐靖西浑身一抖,还没来得及反应,人已经又被他一把拽倒在了床上。

韩煜的眸子格外精亮,“睡完我就想走?”

徐靖西听得目瞪口呆,他攥着她的手臂,手心的温度简直烫人,她这才意识到,她浑身上下就穿了件短袖的睡衣,连睡裤都没有!下面就一件小小薄薄的底裤!

这件衣服还是她夏天在他这里住了两天的时候买的,小熊印花的睡衣睡裤一身,买来的当天晚上,韩煜扒她裤子的时候还低低地嘲笑了她一句,说她穿得不显山不露水,跟小孩一样。

穿全套确实挺无趣的,但是只穿一件上衣算怎么回事?既然连她胸衣都扒了,给她换了件上衣,好歹也把裤子给她穿上吧?!

徐靖西刚睡醒,脑袋里一片凌乱,下意识的反驳:“我、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睡、睡你?!”

她觉得自己睡了一觉,虽然宿醉还有些头疼,但是身上清爽舒服的很,完全没有做过后的……反正她以前又不是没做过,昨晚做没做,她清楚好吗?少糊弄她!

韩煜捉住她手腕不让她动,“睡在我床上不就是睡了?我如果不醒,你不是早跑了?”他其实很早就醒了,知道她会不吭声的跑了,特意等着抓她呢。

他一这样说,徐靖西登时就想起来她刚才为什么想跑了。他们两个不是已经说好不要再有纠缠了么,自己怎么可以出现在他的家里、床上呢?

徐靖西有些蔫了,刚才跟他斗嘴狡辩的架势立刻消失无踪,声音有些发涩的说:“我不该在这里。”

韩煜撑在她上方叹气,垂眼看她,“昨晚你说过什么,不记得了?”

徐靖西一愣,这才开始回想她昨晚干了什么。她刚才醒过来第一反应就是完了,肯定和上次一样,喝醉了又丢人了,所以根本没仔细想究竟做了什么丢人事。

现在一想……昨天她心里堵得慌,跟同事喝了太多酒,散场后和萌萌回家,还记得打出租车,然后……

徐靖西猛地睁大眼看眼前的人,韩煜一扬唇角,十分满意,“想起来了?”

徐靖西有些哆嗦。她很少喝到断片,醒酒后仔细回想,基本都能想起来自己干过什么蠢事。直到昨天她彻底在他背上睡过去之前,所有的事情她都记得一清二楚,甚至被韩煜带回家,在浴室里他帮她洗澡,被水冲醒,她都还有点印象。

所以昨天她把他当一个幻想大诉衷肠的事情……她必然记得……她宁愿不记得啊啊啊!

徐靖西心虚的脸上燥热,吭哧了一会儿说:“我昨天喝多……”

不等她说完,韩煜已经打断她,低头在她唇上贴了一下,目光灼灼的看着她说:“我知道你记得。”

徐靖西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想反驳,却心虚的不敢看他的眼睛,但又没办法说服自己承认。

韩煜声音有些沙哑,沉沉的太撩人心尖,“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徐靖西在他坦诚认真的眸光里,心中悸动到失。她昨天醉酒后绷不住的说了句那样的话,今天她不想承认,他便郑重恳切的、向她询问着,再说一遍。

她明白,他不是在提醒她自己说过什么,而是在将这句话的主动权揽在了自己身上,珍而重之的向她请求的问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