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1/3)

心意 3514万 2021-12-18

韩煜声音低沉轻慢的撩拨她,徐靖西不由自主的就有些软,好在脑袋里还绷着一根弦,挣扎着推他,“这是在我家啊……”

“在你家怎么了?”韩煜贴吻着她耳朵低低热热的笑,“在你家不是更有滋味?”

怎么会更有滋味?!明明就是会更提心吊胆好吗?徐靖西脸红得不像话,果然她从一开始就没看错,“道貌岸然”这四个字足以诠释他的本质了!

她打定主意不让他胡闹,往一边蹭着躲他,“我家隔音不好……”

韩煜含着笑嗯一声,低声说:“一会儿你叫的时候小点声。”身下的人随着脸色颜色的迅速变化,推拒动作也剧烈起来,他低头亲她额头、眼睛,动作温柔轻缓带了安抚之意,“明天我回h市,再看见你大概是什么时候,嗯?”

他说完就停了动作,只半压住她身子,垂着眸子看她,眸光漆黑而深邃。徐靖西心中一动,抬眼与他对视,清楚的看见他目光中的缱绻之意,仿若会拉成丝的麦芽糖一般,浓稠甜蜜的将她包裹。

她明白他的意思。这次回来,至少也要待上半个月,他这是在隐晦的表达他会想她。

徐靖西突然就心软了,垂着眼皮伸手玩弄他衬衫上的扣子,不说话。

韩煜自然是秒懂,唇角一弯,低头咬住了她双唇,身下人被吮了个猝不及防,他动作又不轻,弄得她真有点疼,登时就唔了一声。

韩煜得了便宜也不知道卖个乖,低声含笑说:“小点儿声!”

徐靖西羞愤的掐了他腰肉一把,真恨不得抽自己两下,让你刚才心软!

可能是舍不得半个月不见,也可能是在她闺房,又或者是“隔音太差”,总之不管哪个原因,韩煜今天晚上都有点疯得厉害,按着她一遍遍的疼爱,力气大动作深,弄得徐靖西简直承受不住,眼里含着泪花带着哭腔的攀着他肩膀哼叫。

开始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控制自己的嗓音,后来韩煜把她翻过来从后面更深的进入,她就受不了了,脑袋里白光一道道的闪,一边哭着一边想喊停,偏偏那滋味又不停的诱惑她,弄得她连自己叫成什么样都不知道了。

韩煜把她弄得哼哼唧唧的哭,看得心满意足怜爱之心泛滥,虽然不相信房间隔音不好,但是又怕她动静实在太大明天难为情,只好将她翻过来吻住她深缓的动,还不忘在她缓气之际逗弄,“不怕被其他人听见?”

徐靖西脑子都快不会转了,还被他调戏,羞的想缩着身子往外蹿,又被韩煜一把抓回来继续,他下了力气,她立马就又七荤八素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韩煜是真疯了,在床上玩了一畔还觉不够,抱着她去浴室清洗的时候又将她按在浴缸边上狠狠地来了一次,直教她到了第二天九点多才醒。

醒过来时,身边是空的。昨晚他抱着筋疲力竭的她睡觉她还有印象,后来他什么时候走得她就完全不知道了。

睡了一夜都没彻底缓过来,徐靖西懒洋洋的挪着步子刚转过楼梯转角,就看见客厅里韩煜正陪徐坤和陶敏娴聊天,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要多精神有多精神。

看见她下来,陶敏娴先出的声:“怎么睡到现在,韩煜都准备走了,要不是他拦着,我都去敲你门了。”

韩煜微微笑着说:“昨天坐飞机回来,西西应该是累着了。”

徐靖西狠狠地瞪他,什么坐飞机累着了,她怎么累着的,他不知道?!昨天用道貌岸然形容他真是可惜了这四个字,分明就是衣冠禽兽!

韩煜对上她那双泛着诱人水光的小眼神,抬手抵唇咳了一声,就怕自己一时失态笑出来。

过完年在家待了一个星期,徐靖西便归心似箭的回h市了。

临走前陶敏娴教育她,“做女孩子要矜持,即便你们两个感情好,也不能太上赶着了,这才刚分开没一段时间就急着往那边跑,像什么话?……不过也不能太没心没肺了,谈恋爱也是有付出才会有回报的……”

徐靖西听得满头黑线,当着她的面不敢说什么,一转身一登机就立刻不屑的哼了一声,她急着回h市怎么可能是为了看韩煜?她是为了回去给电影跑宣传好吗?

不过也就只能腹诽而已,到h市的当晚被韩煜一边折磨着一边调笑着问有没有想他时,她还是识相的连声承认了。

但其实,徐靖西这么急着回来,确实不是因为想他想的受不了了——韩煜要知道一定不会让她下床的。

主要是,制片方开始催着她参加《浮光掠影》的巡回宣传了。

电影首映定在了四月下旬,这之前的宣传工作尤其重要,徐靖西更是头一次以导演身份参加宣传活动,自然非常上心,几乎场场都去。

只是宣传活动要配合一干主演的档期,忙得时候每天都在飞。

像最近,徐靖西都有一个多星期没回h市了。

芦苇一边摆pose微笑,一边低声问她:“明天去s市,我们一块儿去吃汤包吧?”

徐靖西跟她熟了,直接说:“你怎么到哪儿都惦记着吃呀?不怕纪总嫌弃你胖啊?”

“他敢!”芦苇不屑的哼了一声,面对镜头,笑得更灿烂,“他要是敢嫌弃我,等过两天来他来了,我就当着他面出轨。”

徐靖西听得一头黑线,很快反应过来问:“纪总要来看你?”

“嗯。”芦苇漫不经心的一脸嫌弃,想起她的事来,又八卦的问:“韩煜不来看看你?天天守着他那老巢剥削劳动人民吗?都不想你吗?”她是早就知道他们和好了。

到底是被她鉴证了一场波折不断的恋爱,徐靖西听得不好意思,正好到了提问环节,她赶紧捅芦苇,转移她注意力。

记者们都很热情,尤其她、芦苇、杨若怡三个大小美女站一起,问题一个接一个的不断问过来,一派和谐欢乐,直到有个记者突然站起来,言辞犀利的问:“请问徐导,传言你和林纾关系不和,威亚事件,不是你为难她,就是她故意陷害你,是这样吗?”

全场一片寂静。

其实自从曝出徐靖西来头不小以后,就没有媒体敢多为难她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导演,居然担得起一票大腕的导演,背后猫腻大了去了,谁敢轻易招惹?

偏偏就有人敢问。

所以一众有心无胆的媒体瞬时唰地竖起了耳朵。

徐靖西笑得有点僵……没想到这事过去这么久了,居然还有人惦记着问……但是这事在她这里已经翻篇了啊!她完全没有做好妥善回应的准备好吗?

于是她干脆说:“嗯,那件事应该是个误会,造成我们关系有些紧张,不过已经都过去了,以后再有机会,还是会继续合作。”

芦苇在旁边大汗,低低的出声:“喂……”不用这么诚实吧?万一回头媒体乱写,把你名声写臭了怎么办?

徐靖西倒是无所谓,她这样说心里是有底的,毕竟那件事最后的风向已经完全转了,在某人的运作下,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在帮她说好话,如今大方承认了,估计落在不明就里的人眼里,立刻就会被他们想成“这一切果然都是林纾的错”。当然,事实上就是林纾不对。

果然,她回答的坦荡,在场的媒体都会意的点了点头,纷纷抛了个“我懂的”的眼神。

只有刚刚提问的记者,一脸严肃,“我记得那天是江越铭帮你救得场,请问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去年五月份的时候有传闻说你们两个是恋爱关系,你能就这个问题谈一谈吗?”

媒体们再一次竖起了耳朵。

徐靖西:“……”究竟是谁请这个记者来的?!

好在芦苇反应快,在徐靖西哑口之际,笑呵呵的说:“你怎么听了那么多传闻?我也听说过徐导因为和江越铭合作过,两个人算是朋友,那天江越铭正好路过,顺手就帮了忙。你说咱们两个,谁说的是真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