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酒不醉人 (1/3)

烟花四射 西望望 1922万 2022-01-05

第四章酒不醉人

似乎漫天轻盈轻盈的白雪从天际飘来,洗净沿尘。

总有不少的俗事,令人心烦,可音乐真是洗净俗尘。魏帝也一样,大大小小的国事、家事、糟心事儿常常向他倾倒过来,压得他喘不过气,让他倍感疲惫。魏国与多国交接,战事绵连,硝烟不断;仗打与不打,人力物力,国库储备;火灾水灾蝗灾总是接二连三;官场贪腐一波接着一波比蝗虫更胜。后宫纷争时时发生,你死我活……

想到这些,魏帝不仅只是疲惫,他都快支撑不住了,有摇摇欲坠之感。

他深吸一口气,不去想。不过世间事,总是喜忧参半。

他很庆幸的是有这么一邦国安邦的能人在为他排忧解难。他们不卑不亢、荣辱与共。幕容府就是这国之柱石,一代又一代的幕容家人在为他扛起护国的大旗,如今幕容府的千金小姐都出动了,又是感激又是惭愧又是敬佩,怎么样的个中情感连他自己也很难说清楚。

想着好好的给幕容老将军敬上一杯酒,说上一些君臣暖心的话;给傲兰最好的装备支持;给幕容府多一些实质性嘉奖。可当他来了,他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给。而幕容家给了他全心全意的、坦坦荡荡的热情。

音乐如丝如扣,魏皇的心情归于宁静。

莞然可谓声乐界高手中的高手,丝丝紧扣,环环紧接,宛如一人迈步在阳春白雪之中,流连往返,不忍离去。

莞然好象是为音乐而生,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回眸,每一个神情,无一不和音乐相比美,以至于音乐已经停止,魏皇还痴痴的沉静在音乐和莞然呼之欲出却并无过多修饰的自然美之中。

一会儿之后,魏皇抬起了头,首先向傲兰望去,似乎在探示、在询问,你也懂音乐,你也能弹奏得这么好?

傲兰当然不会放过皇上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一直都是静静的听着。莞然真的是弹得太好了,这个曲子她并没有练习太久,人真是各有天赋,一面在不露痕迹的观察皇上的表情。傲兰和家人一样想得更多的是莞然的未来,毕竟人人都说,伴君如伴虎,后宫佳丽三千,能宠爱几时呢!

魏国皇宫自然不乏音乐大家,莞然师从管乐子已经多年,也不比那些乐曲大家差,加之莞然美丽的外表、完美的服饰达配,举手投足间每一个动作都似乎浑然天成、美哉美哉。

魏皇不时的点头,眉宇之间有着淡淡的笑容,应该是十二分的喜欢。

不过,当一曲作罢,在大家还沉浸其中,似乎神情恍惚之间,魏皇不轻不重的来了一句,“慕兰,我就喜欢叫你慕兰,不会在意吧?我听说,双胞胎姐妹之间,往往兴趣爱好相似,你可否为寡人也弹上一曲?”

整个慕容家人都将目光盯着傲兰,父母一直都希望她能在琴棋书画方面有所造诣,可傲兰从小到大更喜欢刀枪剑法、兵书兵法。慕容老将军对女儿虽说痛爱有加,但长年在外征战,有心无力。

每每回家见到女儿傲兰时,询问没有几句,就会被傲兰一番甜言蜜语的之后就引导到拳剑恩仇之上,拳剑恩仇更对慕容将军的脾气,女儿傲兰从小心思百转,聪明伶俐,一说就明,一看便知,一学就会,一点就通,和父亲情趣相投,不论文武,最得将军喜爱,只恨她不是男儿之身。

听魏皇这么一说,大家相互看了一眼,每个人心中所想都或多或少有些不同。

今天魏皇好似是来找傲兰麻烦的,而又似乎参杂了一种别样的情感。

可君臣之间,君就是天,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何况只是这么一问,能奈其何,老将军本想解释几句,想说明一下情由,慕容迈已经开口:“皇上,慕兰将军是皇上所赐名号,大气!她很喜欢!是我们慕容家的荣耀,傲兰的剑法刚柔并剂……”

慕容迈话还未待说完,外面已经有门仆匆忙进来禀报,“钟实,钟大少爷到!”

门仆话还没有说完,钟实带着一阵风已经从前院走到了大厅。

杜晨在大厅门口正向他示意。

“见过皇上,给皇上请安。”钟实倒地就拜,接着又给慕容伯父伯母请安。

“钟实,请起。”皇上春风得意的说道:“我们正想听慕兰将军弹上一曲,你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钟实扫视了一下大堂,见各位面露难色,也未曾听傲兰弹过琴,钟实自然知道自己这个皇帝是一个爱给人出难题的主子。老虎不发威别以为他就是一只病猫,今天不会来上这么一曲吧?

连忙说道:“今日得到一柄昆仑宝剑,正想和傲兰的慕容宝剑切磋一番,既然陛下在此,可有兴趣看我们一决雌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