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危机四伏 (1/3)

烟花四射 西望望 1653万 2022-01-05

第八章危机四伏

傲兰和建一突围并不顺利,秦军处处设防,魏秦边境更是关卡林立。

他们不得不往北边走边撤,而路面很滑,已经冻冰。

突然,有一只强有力的手将傲兰拉下了土堆。

傲兰准备出手之际,已经发觉是钟实来接应了,看到钟实,傲兰是百味杂陈,还好夜色喑黑暗黑的只有雪光幻着些许幽幽光泽,人影婆娑。

“来,走这边,钟楚他们带了一队人马在下边进行了佯攻,估计一时半会秦军不会返回这里,我们尽快离开此地,越快越好。”钟实又一次运用了他最擅长的调虎离山之计。

钟实的大手拉着傲兰,傲兰感觉很温暖,很温馨。

但善良的钟实紧急之中并没有来得急仔细多看。

看着建一腿部有伤,行动困难,二话没说,背着建一在前面飞快前行。同时说道:“前面秦军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

在黑暗中他们三人摸索着往反方向后退。

一个大大的滑板就在前面。傲兰和建一坐在滑板上。钟实拉着她们在冰层上滑行。

实在是太累了,傲兰都没法将眼睛睁开,建一时不时的用手扶着她的身体,突然间像是长大了许多。

没过多久,建一就感觉不对头,他的手上全是浓浓的、稠稠的液体。闻一闻,铁腥味。首先以为自己大腿撕裂了,大出血,总之,疼痛让他有些麻木。他摸摸自己的腿,没有这么严重,还有感觉,并没有那么多的血。

可血越来越多,他吓得大喊,“快停!姐,她…她是不是已经……”建一差不多又说出了一个死字,他的声音带着哭腔又急又沙哑,努力克制才没有说出那个字。

风咆哮着,雪越下越大。

“你说什么呢?”钟实飞快的转身,傲兰已经晕过去了。

钟实转身将傲兰扶起,冰雪的光芒里一张更为惨白的脸,“傲兰,傲兰!”得不到任何回答,唯有狂风呼啸着穿过山岗。

他摸着傲兰的肚子,脑袋如同被雷电击了一下,这一惊非同小可,“我的孩子呢?”他能想到的就是孩子流产了。他带着哭腔,抱着傲兰拼命的往前冲。

很快到了魏国境内,找了一户人家,将傲兰放下。也许是因为一路颠波,傲兰已经醒过来了,是一张毫无血色的惨白的脸。

傲兰正要开口讲话时,建一将钟实拉到了侧门,一五一十告诉了钟实这一路上发生的一切。

钟实的眼眸中飘过一丝希望之光,随即又转为疑虑,最终转为决然。

留下傲兰,让建一找人照顾。

钟实只身一人又一次潜伏到敌后,根据建一所提供的信息和大约方向,去寻找那棵大大的栗子树。

风卷着残雪在空中恶嚎,栗子树在风中摇曳,可屋内人去楼空,没有孩子停留过的痕迹,也无任何人可打探的消息。

这么大的雪,这家人怎么会说走就走呢?

附近也是静悄悄的,白茫茫一片。

钟实眼睛红红的,头发根根竖立,一掌打在桌子上,四分五裂。

仅仅,一两个时辰的光阴,孩子怎么这么快就不见了呢?这家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