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危机四伏 (2/3)

烟花四射 西望望 1653万 2022-01-05

接着漫无目的的在风雪中狂奔了几十里地,疯了一样,如一只可怕的、发怒的雪豹。

可这样依然改变不了什么!任由雪花打在他的脸上,他想哭却没有泪,想喊却不能发出声音。

等到他又一次狂奔回到栗子树旁,他举起手,想一掌劈了它,可最终还是收手了。

以后,他一次又一次的,期盼着去,失望而归。栗子树上有多少掌痕就有多少失望。

孩子之事,只能瞒天过海,三人各自守着这个让人撕心裂肺秘密。

秦军与魏军之战迫在眉睫还未爆发。

但钟实与傲兰却开始了一场无声的战役。

钟实从秦后方返回魏国后,没有在西北境停留,铁着脸带着寒意直接回到了北部军营。

5斤一坛的“河西古道”老酒,关着门苦着脸独自一个人喝了一个晚上。坛子倒地时,人也倒地。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是没有苦水,而是太沉太重,哭不出来!

副将何税衡一早就来到指挥室,“钟统帅,这是京城兵部送来的文件。”亲手递给了钟实。

钟实正想打开,牛皮的信封下面,还有一封一模一样的信,来自京城兵部,信封表面上写着送交西北境军营。

“怎么回事,怎么送我们这里!”

“钟统帅,我收到时就是这样,不知应该如何处理为好,故送给你!”

“应该是专差专送,怎么会这样呢?”钟实眉心的疙瘩更大。

眉头深锁的钟实站在窗户之下,正准备打开他那份文件。

副将何税衡看不到一个字,他本想这次可能有机会晋升。没有想到钟实去西北境没有几天铁青着脸又回到了北境,还一言不发。如果钟实在北境,那么他进升的机会就没有,也不知兵部有什么动作,父亲一直在京城为他周旋,还说这一次铁定了他晋升主帅。

钟实将文件撕开了,并没有立即就看,看了一下还没有走开的副将何税衡,将西北境的那份文件递给他,“何副将,你亲自跑一趟西北境,将这份文件送给傲兰如何?”

怎么了,平时可没有这样的机会。他在心里权衡着,不着痕迹的打量着钟实的表情。

“那好,我快去,快回!”

何税衡第一感觉就是钟实与傲兰他们出了问题。这么重要的事,他不自己去。第二,他不去,不正好给了自己想要的机会吗?

信,是由兵部封好了蜡,随意打开可是大罪。

可他太想知道内情了,怎么办呢?

何副统帅的心思一向复杂,胆子很大,就因为朝中有一个坚强的后盾。他想得很多:西北境和北境由钟实与傲兰他们一家人掌控,皇上就那么放心,这可是拥兵自重啊!两处军权交给一家人,这怎么可以呢!还有一条,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魏皇也不知这样的安排太危险了。

他越想越感觉给自己主帅才是最好的安排。

一路的雪白的风景,他没有心思欣赏。将缰绳放松,慢悠悠的任由枣红色俊马信马由僵。

风吹过旷野,一阵阵寒意。

到了西北境,交给了傲兰就没有机会了,在送达之前,他必须想出一个万全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