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琴断谁听 (2/3)

烟花四射 西望望 1131万 2022-01-05

只是她每次都会刻意而为,尽量做到君是君,妾是妾,不越一分,不过一分。

莞然上前,为魏皇取下外套,柔婉的说道:“皇上前来,也不事先告之一声,吾等好作好准备!”

声音清悦,柔美的手指如拂琴般划过魏皇之侧,一频一笑、一举一动、却步后退都是优美动人。

“刚才弹的什么曲子?以前没有听过?有战场铿锵之声!”魏皇慢慢地走近樵木琴旁,在侧面坐下,其他人等都很明白很懂事的退后了。

紫色的罗裙衣带当风,婷婷袅袅的走过来,“这是老师管乐子刚刚谱的一个新曲。”莞然一改清悦平静的神情,转而肃穆起来。

“我所有的一切都多亏了恩师……”

“说一说,是怎么个多亏了恩师!皇上笑呵呵的。“什么时候也把你恩师请来!”

“恩师,身体不似从前,不是太好!”莞然说着有些暗然。

“嗯!过段时间,我带你一起去拜访管老先生!”皇上用手轻抚莞然。

“小时候跟着老师学琴,学着学着,就认为自己已经很好了,不想努力去学了。于是老师就跟我讲了一个故事!”

“故事,什么样的故事说给朕听听!”魏皇一派轻松笑意。

“老师给我讲的是响遏行云的故事,出自于《列子·汤问》:“抚节悲歌,声振林木,响遏行云。”

“这个故事朕知道!”

“有一个叫薛谭的学子,想向秦青学习唱歌,没有学习多久,薛谭非常自负以为已经全部学会秦青的技艺,自高自大,便告辞回家。秦青并没有挽留,只是在郊外大路旁为薛谭饯行,秦青打着节拍唱出雄壮的歌声,歌声振动林木,止住了飘动的云。薛谭看到飘动的云都停止了,大为感叹,给老师道歉,并且请求回到秦青身边。”

“是不是朕说的这样呢?”

莞然含笑不语!脸上薄薄的一层春色,此时无声胜有声,更添情韵。

“要不,你再弹一遍,我仔细看看窗外的涛声会不会停止!”

“《醉将军》!”再一次莞然柔美的声音同时响起,低头,抬手,手指轻轻一抬飘出一串串音符……

伴着音乐,伴着妙人儿。

每每这样的时刻,魏皇总是会想起那天,幕容将军府,铿锵的战歌,思念的人儿变成了傲兰清秀的容颜,那杯红酒,丝丝缕缕,入他心甜,亢奋状态,** 澎湃,又一次撩起他心中的醉意,想入非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