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失之东隅 (1/3)

烟花四射 西望望 1129万 2022-01-05

第十九章失之东隅

灯市如旧,人流如旧,可不见他来。

建一并不着急,慢慢的遛达着,仿佛回到儿时走在魏国的灯市里,徊徉在灯海里,感觉很爽。浅黄的灯光最易打开他的幻想之门,可以想很远,也可以想很近。

这么多年过去了,物是人非,他们都怎么样了?傲兰姐还在西北境?还有钟实大哥,他呢?怎么样呢?灯市如旧,人如初?

他真的太想他们了,这种想可以流下相思的眼泪。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半夜,风起了,有些刺骨,将他的羊皮大衣裹了又裹。

风呼啸着,也将他的思绪吹得七零八乱。

浅黄的灯光照着他的脸,有些迷离,有些恍惚,也有些伤感,他不是一个爱伤感的人,可现在他变了。他一边走着一边想着,魏国啊,离开你六七年了,可使命还是使命,毫无进展,还是没法回去。

灯市开始收市了,灯和游人都越来越少。

建一转身,准备回家之际,又是那一群人,只是孩子们都略略有些长高长壮。如去年一般,他们也玩够了,准备回家,一群人都乐呵呵的,都是华美的服饰,建一的眼中全是他。

你这个“小傲气!”我等了一年,终于等到了。

如一只有耐心的猎人,终于等到了他的猎物,建一喜上眉梢。

“小傲气”的手中依然还是一只大大的渔灯,渔灯上有傲气的红嘴巴……

他紧紧的跟着。最后,他发现,他们如去年一样,争前恐后的上了同一辆青蓬双辕的马车。

马车如去年一般跑得飞快,建一又一次运起轻功。

一切如前,一样的小孩子,一样的花灯,一样的马车,一样的路线,只是去年月光如洗,今夜,烟雨茫茫。

该怎么办呢?

此时一个身法奇诡的寒意从上往下一拉,建一活生生的被人拖了下来,当那人来无影去无踪的秘忍之术暴露在建一面前时,建一已经活生生的掉在了地下。

建一知道,遇上了强敌了。

只狠自己技不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