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初别京城 (2/3)

烟花四射 西望望 1052万 2022-01-05

这一别,不似从前年少游历江湖,一身轻装,率性而为。也不似从前带着小易易(飞雪乳名)求神问药,拜访名山大川。

这一次,家仇国恨,重担在身,前途生死难卜似有壮士一别成千古的悲状。

可当真正面对这一切时,心头那颗柔弱的种子疯长成一种临别时悲凉的泪水,在眼中打了几个滚又坚强的忍了回去,男儿呀,得心可纳百川!方可立于天地之间。

秦魏一场持久的战争,打打停停、停停打打,差不多持续了上十年,最终以秦国军事、经济、人、才、物的欠缺而以失败告终,老父皇说过,没有赢就是失败!河西大片肥沃的土地被魏国收了回去,老父皇一病不起,长兄临危授命,虽然表象一派平和,可国家千疮百孔,人民苦不潦生,缺衣少食……

“季哥哥,怎么了,你哭了。”

望着面前的这位美少年,赢季有些心痛的拍了拍飞雪的肩膀,叹了口气,感叹着,也是一个苦命的孩子。

思绪拉到许多年前一个飘满大雪的夜晚,赢季带队巡视边境,当时边境也是纷争不断,民不聊生,跑的跑,逃的逃。

赢季经过一个客店,一队人员本想进去喝喝水,充充饥,可到店里一看,什么也没有,人去楼空。

前院不大,后院却很大,赢季带着大家在找井口,仔仔细细察看之际,赢季手下护卫陆子英冲了过来,报告说井水没有找到却找到一个婴儿。

“婴儿,这种天寒地冻的境况,怎么还会有一个婴儿?”赢季抬起了头,非常意外。

“谁会下这么大的恨心,将孩子放在这里?”旁边有士兵在悄悄的说话。

风更大了,呼啸的吹过屋顶,雪花开始满天飞舞,可谓滴水成冰的日子!还会有一个孩子,赢季铁青着的脸掠过一丝惊奇,“走,去看看。”接着就跟着陆子英走进了里间。

里间的房屋连着天井,雪花巻着殘云,飞撒而下。房间很大,平日里应该就是厨房,天气好,客人又多时,这里可能既可做厨房,又可做简易餐厅,角落里堆满了成捆的柴火,整整齐齐,有一个米罐很大,黄色的铀面幻着古老的光泽,米罐上是一个硕大的蓝子,孩子就放在这个蓝子里面。

头发黑黑的,粉嘟嘟的小脸,睡得很香的婴儿就在这个蓝子里,陆子英说,原先米罐上有一个盖子,所谓的盖子不过是店家用来晒菜的簸箕,编织的簸箕甚是精致,蔑如丝,蓝子也是竹子编的,大都不是很粗糙,小孩子穿了很多层衣服,层层叠叠的衣服下面还有一个装水的水壶,在如此滴水成冰的日子,水壶还有热度,可能是担心孩子会冻坏而放的这个水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