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牛 刀 小 试 (2/3)

烟花四射 西望望 1028万 2022-01-05

门外千杆竹,是为了飞雪要来准备的。飞雪在第一次见到竹子时不经意间说过一句话:“竹子是我的儿时的伙伴!我喜欢竹子!”他的儿时是深深的皇家庭院,应是满目风沙,何来的斑竹,可飞雪却常常这么说,让人奇怪的是季白也相信他说的是真的。

斑竹从南方移来,费了不少心思,那南方郁郁葱葱的斑竹不论怎么护理到了中原竟净显风霜,加上飞雪时不时的跳跃,飞旋在其中,竹叶粉粉坠落所剩无几。

到门外的竹林玩石子,这也是飞雪常常爱玩的游戏之一,那根最大最粗的老竹子已经是被飞雪一个又一个的石子打出了一个个大洞。

游戏简单朴实,将竹子划一道横线,站在五米之外,带着手腕的力度,带着嘴角轻轻一扬“倏”“倏”“倏”,一串串石子从飞雪左右手发出,动作甚是轻巧漂亮,命中率100,一个人的勤奋努力很难敌过天生的兴趣爱好。石子一个接一个落入竹洞之中,这个洞落满了,接着下一个洞,一根竹子有那么十个八个洞以后,就变成了飞雪练习攀爬的竹梯,上上下下如探囊取物,爬到竹尖上面,一只手握住竹尖,双脚一放,轻飘飘的晃悠在空中有少年无尽的乐趣。

所有的游戏都玩了一遍,他就想到要出去,外面世界更精彩!

飞雪在难受、纠结中过了一夜,少年的心思如晴朗的云朵一朵一朵的明显挂在脸上。

飞雪在房中无所事事,最终还是悄悄的溜出去了。

魏国人好比武,各处擂台随处可见,何况繁华的京都。

飞雪随着人流到了比武的天台之侧,第一天,飞雪偷偷来过,今天是比武第三天,看热闹的人已经达到了** 。

魏人好斗,一言不合,台上见。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飞雪一看台上一人就不对劲,少年的心哪能柔得进沙子呢?飞雪的身手诡异多变,倾刻之间飞一般到了擂台之上,台上两位比武者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飞雪专攻蓝衣壮士,蓝衣壮士是硬功,凡硬功者,内力修为当如酷阳烈日,但如约有半点差池,一遇高手锋芒所指,倾刻土崩瓦解。

开始因事出突然,蓝衣壮士有些差池,但高手相交,自当临危不惧,十招之后,已游刃有余,接着又是几十招,似棋逢对手,两人越打越勇,台下的欢呼声一波高过一波,成鼎沸之势。

裁判忘记了自己的角色是什么,惊叹于飞雪的一进一退举手投足的神韵,在一招一试之间不住点头大加赞赏飞雪的少年老成。

季白一出院门就感觉不对头,一向后院内外都飞雪玩闹的身影,这半天,静悄悄的,一定是出门了,还没来得及深想。